切换到宽版
  • 640阅读
  • 5回复

怀念母亲(2) ------母亲的最后岁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舟在水上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怀念母亲(二)母亲的最后岁月



  
七年前,父亲在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住了一个多月院以后,医生说回家调养吧,父亲到家看了母亲和一大群儿孙一眼后,安然离去。父亲病危住院期间,母亲在家很自信地对来家慰问的亲临说:“你们都别担心,没事,有他儿孙照顾着呢!”在父亲合上眼之后,母亲没有痛哭,而是把我们大弟几个叫到跟前,很平静地交代:“你答走了,你们兄弟多,不要弄出让庄邻亲友笑话的事来!你答为你们劳累了一辈子,让他安心入土吧!我还能烧锅做饭,谁家也不去。小五最困难,我就住在老堆,替他看家,你们该出去苦钱的苦钱,不苦钱,孩子吃什么的?”母亲说的很平静但态度很坚定神情很安详,仿佛父亲就在堂屋没走一样。其实,我们知道:住在老堆母亲心最安;住在老堆,感觉儿孙就在身边,父亲好像只是下湖干活了,母亲是不想离开住了60多年的老地方啊!
一般说来,多子女的家庭中都“娇老的惯小的”,父母也往往最疼最焦心没本事的孩子。弟兄中除了老大小时受到两年特殊疼爱,其他弟兄包括老小并未得到一丝多余宠爱;但老来,最没本事的孩子也往往最孝顺,老五就是。老五小时语言木讷,小学毕业就不愿上学了,兄弟中念书最少,但妈妈恰是跟老五过的那两年最享福。老话说“父母养儿路一样,儿养父母扁担长”,一点不假。2012年老五婚变,两个孩子都进城上学了,老五生活失去了方向。毛弟连哄加骗把母亲带进城里,我们兄弟四个住在相邻的两个小区,有时间也来得及轮流照顾,但母亲却从此沉默多、笑容少了,整日唠叨着要回老家。
农村人好说“没有老人夸孝顺,没有孩子夸干净”,“娘生九子,各不相同”,确实如此。兄弟们都已成家,家事也各不相同。兄弟是一母同胞,妯娌只是碰班姊妹,所以,照顾妈妈我们兄弟姊妹应尽主责,她们妯娌各尽所能,各尽所心,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我一直认为,赡养老人,自己夸不如别人夸,嘴上说不如亲自做。弟兄们都孝顺,但总有嘴上说的多实际做的少的,我就是。现在无论城里乡下,已没有几个弯腰的老年人了。“人老弯腰树老焦梢”,那是以前。母亲由于年轻时干了太多的活,吃了太多的苦,老来弯腰,再加上以前的腰伤,腰弯且身体倾斜,在老家也多是坐着卧着,住楼房十分不便,所以轮到谁家都是住在车库里,我们的照顾也仅限于起居吃穿。冬天母亲都躺在床上,饮食很少且有规律;夏天母亲会拄着拐杖拉着椅子坐在门旁,孤独地看着别人走来过去。每当我下班回来,母亲都会说:“今天我看到你大姐了,看到东头你四娘了;”晚上我端饭给母亲吃,她又会说:“那边亮灯的可是你小姨在烙煎饼的?您小姨烙煎饼又薄又脆,你能嚼动,去拿点来吃!”我说:“那不是庄上人,也不是亲戚。要是不过来陪您拉呱嘛!”母亲总是摇头不信。妈妈啊!我知道您虽然老眼昏花但并不糊涂,您只是太熟悉老家里的人和事了。您一辈子只知干农活,心里想的只有孩子和庄邻亲友,哪知城里人的忙碌,别人拉呱您听不懂,您说的事别人不感兴趣!儿女们能听懂却忘记了您的孤独,说抽不出时间陪您,那只是用来解脱的借口,我就是!
  2016年整个冬天妈妈饭量很小,七八天解一次大手,躺在床上,人很消瘦,从妈妈布满褶皱和老年斑点的脸上能够看出,妈妈生命的灯油即将耗尽。小姨来看时,妈妈已背生褥疮,我们想送母亲到医院,大哥的孩子是医生,说老人褥疮只有靠护理,医院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我们轮流护理,每天一次换洗患部,每次翻身,妈妈都疼痛呻吟不止,嘴里的痰都没力气咳出来。一冬天总算熬过来了,我们兄弟姐妹一直以为母亲活到花红柳绿的清明,气温逐渐升高了,母亲的身体就会慢慢好转起来的。但是,妈妈却不愿进食了。每到吃饭时,母亲都会说:“给我口水喝就行了,老天怎罚我得这样病的!这要受到哪天的罪啊!把我送回老家吧!我死也要死在老家里!”母亲说到做到,稀饭能喝一碗只喝半碗就咬牙不喝了,能喝半碗只喝一口就闭嘴不张,我们看着心痛,哭着哄母亲才勉强再喝一点,看来妈妈与我们诀别的日子不远了,这与我们兄弟姐妹原来的期望形成了巨大反差,妈妈的现状可能要打碎我们的梦想。好在我们兄弟姐妹都回来了,妈妈的头脑论阵子十分清楚,眼睛还没有完全失去光泽,耳朵还没有失聪,话讲得也不是多含糊,还能和我们搭着话,但说的都是死后的事,不想火化也不怕火化,多是叮咛兄弟要和睦,唠叨孙儿快长大。我和老大商量,把实情提前告诉大舅和姨妈,让妈妈多过一天是一天吧
2017年4月12日早上,我要下乡,便早起喂母亲蛋汤,告诉妈妈,中午大哥和老五会过来看您。妈妈即便那么弱不禁风,即便那么气若游丝,看见我过来,还是坚持勉强喝了口汤,这多少给了我一丝温暖的安慰,增添了一点苦涩的盼头。妈妈拉着我的手,用最大的气力,断断续续说:“孩啊,昨晚我梦见你姥姥了,她拉着我的手,要我早点跟她去吧。你看看,你们一个个也都扒着锅够着碗了,我也放心了。你们都这么忙,还要陪着我。”我拉着妈妈那曾无数次抚摸我、给我无比疼爱、而今已是瘦骨嶙峋的手,泪如泉涌:“妈,您没事的。这么多天您不是都挺过来了吗?”我安慰着、哽咽着,尽量不让我的悲痛被妈妈看见。啊!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慈爱,一生都为自己的儿女操劳,哪怕是到了生命的尽头,还是替自己的孩子考虑。
    
晚上九点,我正带人在乡下拍暗访片,老五打来电话,说母亲已昏迷不醒了。我不相信,早晨我还喂母亲蛋汤呢,怎么会呢?我赶回来叫来文武院长,文武说,年龄太大了,脉象太弱了,无法检查和吊水了,褥疮已伤及脊髓了,好好照顾候着吧。我们欲哭无泪,心痛无法,心情沉重。现实是残酷的、残忍的。老六、老八都分别在连夜从海南和盐城赶回来的路上。那一夜,妈妈一直昏迷着,老七和我睡在门外汽车里,对于我们来说,那是一个悲伤无眠的长夜。第二天早晨,我叫来救护车,母亲在弟兄几个陪伴下回到老家。一路上我们都心情沉重,沉默无言。到了老家,大舅、舅妈、姨妈早已等在门口,姑表兄弟路远都还在赶来的路上。在小姨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妈妈又苏醒过来。在妈妈病重期间,她们已多次来到城里探视。随后几天,庄邻亲友陆续得到消息,他们也时不时前来探视,趴在妈妈耳边聊家常,聊过去的人和事,聊起一起度过的沧桑岁月,说一些温暖安慰的话语,祝福妈妈身体早日康复。乡下人就是好,一个庄上的人就像 一家人一样,此刻,他们来看望与他们相处了一辈子的老嫂子老婶子,也许这是最后的一眼。乡邻们问妈妈是否还认识他们,起初,妈妈还能辨清谁是谁,渐渐地,神志模糊,不认识人了。特别是东头四娘,比母亲小几岁,也是八个孩子,七个女儿,坐在母亲床头拉着母亲的手说:“二嫂子!你快好起来陪我拉拉呱吧!你每天不是成天说,他四娘,你没有我累啊,你家十张锅蒸一锅饼够吃一天的,俺家十张锅蒸一锅饼只够吃一顿的,你家都是女孩子,饭量小啊,我们家男孩子多,能吃啊!怎么现在摊到你享福了,你却要走了呢!”。
      
422日下午,当医生的孙儿回来看看奶奶,用吸痰器为母亲试着吸痰,没有吸出来。晚上我们正在吃饭,大姐先吃过,到妈妈床前喊妈妈没有应,我们一齐围过来,这时是8点10分,妈妈合上了看向人间86年的双眼,安详地走了。当晚我们为妈妈穿好寿衣,弟兄几个就趴在妈妈床前。第二天叫来灵车,第三天我们送妈妈去火化。没有庞大的车队,没有送行的乐队,一切从简。我想妈妈是不会怪我们的。妈妈没读过书,一生守望着村庄、土地和庄稼,辛劳一辈子,勤俭一辈子,不识字却识事识理。第五天,天气晴朗,家院柿子树已打妞,门口的樱桃树也快成熟,偷食的鸟儿又飞回来了,它们不声不响地望向妈妈的灵堂,像要是最后多看一眼与它们朝夕相处的玩捉迷藏的老人,也许是想要和我们一起送妈妈上路吧!田野里麦穗已挂浆,青翠碧绿。妈妈的墓地选在我家西湖,父亲在那等着她,爷爷奶奶也在那,那是她生前辛勤耕耘过的土地,站在我家门前就能清楚地看到妈妈安息的地方。从此,妈妈将长眠于此,与她的村庄,与她的土地,与她的麦子、大豆和玉米,与她的孩子们永远地相望了。     妈妈,亲爱的妈妈、慈祥的妈妈,再多的话语也无以表达儿子对您的思念,再美的赞词也无法诠释母爱的深沉。儿子唯有像您一样清白做人干净立世并教育好我的孩子,方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离线lg5030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01
学习中
离线梦境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12-01
家院柿子树已打妞,门口的樱桃树也快成熟,偷食的鸟儿又飞回来了,它们不声不响地望向妈妈的灵堂,像要是最后多看一眼与它们朝夕相处的玩捉迷藏的老人,也许是想要和我们一起送妈妈上路吧!田野里麦穗已挂浆,青翠碧绿。妈妈的墓地选在我家西湖,父亲在那等着她,爷爷奶奶也在那,那是她生前辛勤耕耘过的土地,站在我家门前就能清楚地看到妈妈安息的地方。从此,妈妈将长眠于此,与她的村庄,与她的土地,与她的麦子、大豆和玉米,与她的孩子们永远地相望了。     妈妈,亲爱的妈妈、慈祥的妈妈,再多的话语也无以表达儿子对您的思念,再美的赞词也无法诠释母爱的深沉。儿子唯有像您一样清白做人干净立世并教育好我的孩子,方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离线梦境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12-01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也!
离线小文子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12-03
赏读!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5-16
感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