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78阅读
  • 1回复

闪小说三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赎
                                                                        文/刘培刚
  民国初期的一天晌午,泗州府天地一片朦胧,天空中还飘着小雨。他好开心,今天又成功干了一票。酒后,他歪歪倒倒来到城东门怡红院,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像狼一样,撕去了她的衣服。
  面对她雪白的肌肤,突然,他僵住了。
  女人惊恐的望着他说,来呀,奴家包您满意。要不然,鸨母会打死奴家的。
  他掼门而出,扯着嗓门嚷道,老鸨,你给老子滚出来。
  啥事?爷。老鸨扭着牛一样的屁股,急忙跑过来赔笑。
  这个女人我要了。
  好嘞,爷,恭喜您又多了一房太太。老鸨用手绢轻轻的弹了一下他的面孔。
  “啪”他甩手给了老鸨一个嘴巴子。
  你,你为何打人?老鸨用手捂着脸,瞪着白眼珠子问。
  鸨母,奴家不去。我害怕他 ,你看他那德行,就不是个好人!奴家就跟你在这里享福。女人披着衣服惊恐的跑过来跪在鸨母面前哀求。
  他望了女人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甩到了老鸨的面前。抱起女人就下了楼,大踏步的走出了怡红院。
  此时,雨停了,凉风习习,女人突然听见了他的心跳。
  城外,他把女人放下,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说,拿去吧,找个老实人嫁了。
  女人泪水“噗噗”直掉,爷,我就要嫁给你。
  他仰天长叹,头也不回就走了。
  一路上,他不停地说,报应啊,报应啊。随后,他没有回平山寨继续做三当家的,而是走向了远处一座盘龙寺庙。
  原来,那个女人就是他多年前在家被人拐走的女儿,女儿的胸前有一颗特殊的朱砂痣。


                                                         举手
                                                       文/刘培刚
  我又一次有幸作为评委,到一所乡下小学去作优质课评比。
  此时,课堂上,李老师轻松地提问,谁能把昨天我教过的古诗三首背诵出来?“唰”的一下子,全班同学都举起了小手。
  李老师随意点了几位,他们果然流利地背了出来。
  接下来,李老师又讲解这堂课的新知识。他再一次地提问同学们。
  同学们再一次争先恐后地举起了小手。
  李老师始终微笑着在班里随意点名听回答。
  同学们的回答,令我们很满意。
  下课后,我们几位听课老师握着李老师的手说,你的课堂很精彩,我们都给您打了优。
  谢谢!李老师握着我的手,笑得合不拢嘴。
  这时,有两位小同学追闹而过,只听其中一个说:吓死我了,会的举右手,不会的举左手,我差点举错了……
  李老师一脸尴尬。
  我的脸竟也泛起两片红云:当初这话我不也说过吗?


                                                               第一堂课
                                                              文/刘培刚
  这是一个发生在大学里真实的故事。
  开学第一天,我们大一所有的新生,个个几乎身着名牌服装,兴高采烈地坐在教室里摆弄着新手机,心里显得特别的高兴。
  此时,来给我们上课,是一位戴着眼镜,五十多岁的男老师,他自我介绍一下后,就给我们提出了两个让我们惭愧的问题。
  第一,在座的同学们,你们父母能知道你们的生日请举手?
  “哗”的一下子,全班除了我身旁一个衣着朴素的男孩,红着脸没举手,其余的都捂嘴笑着举起了手。我心想,小学时我们都学过了此类文章,现在又老调重弹了,可是接下来的故事并非这么简单。
  老师诧异的推了推眼镜,指着他说,你为什么不举手?难道你父母不爱你?
  不,老师,其实他们很爱我,还东拼西凑为我筹集了这次学费,老师,其实,我是个孤儿······
  嗯,请坐下!
  老师摘下眼镜,用手揉了揉眼睛继续说到,第二,谁能知道父母生日的请举手 ?
  这个问题令我们面红耳赤,年年只知道跟父母要钱过生日摆阔,谁还会记得给他们过呀,霎时,全班变得鸦雀无声。
  老师戴好眼镜,叹了一口气,刚想说话,我身边的这个同学又站了起来说,老师,我知道!
  大家一起又把目光射向了他。
  好!老师竖起了大拇指,又接着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们含辛茹苦地养育了我这个孤儿,我很感恩,小时候,我就偷看了他们的身份证。我发誓,等我工作了,有钱了,在他们生日这天,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教室里立马想起了如雷般的掌声,在校园的上空久久地回荡。


作者简介:刘培刚,男,1972年,安徽泗县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会员,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精短小说》签约作家。2016年初开始发表小小说,至今在《今日泗州》《语文周报》美国《伊利华报》菲律宾《商报》泰国《中华日报》《当代文学》海外版,《吴地文化·闪小说》《小小说选刊》《群岛》《精短小说》《分金文学》《哈达铺》《银川日报》《微篇小说》《湘乡文学》《中国作家网》 《小小说大世界》《公务员》等报刊及网站微信平台发表文章二百多篇。同年《张书记下乡》获得全国中华文艺文学微小说创作大赛二等奖,《老夏铺路》获得健康杯全国微小说大赛优胜奖,《狗头金》获得首届全国德泰银海杯闪小说大赛鼓励奖,《秋水》获得第二届金凤凰闪小说赛银神笔奖,《杀鸡》获得第二届“文苑杯”全国闪小说竞赛优秀奖,《空巢》获得第二届苏门山杯征文优秀奖,《墓地》获得首届“悦月佳教育杯”全国闪小说大赛优秀奖。《第一次喝酒》获得全国“梦蝶杯”闪小说大赛优秀奖,《墓地》获得全国“悦月家教育杯”闪小说大赛优秀奖,《遗嘱》《租》获得“国学杯”华人文学创作大赛小说一等奖。





认真书写每一个黎明!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0-1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