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03阅读
  • 1回复

我心飞翔(相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痴糊狂客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6-17
— 本帖被 天蓝色补丁 设置为精华(2017-07-21) —
我心飞翔



甲:你好,你好!
乙:你好,你好。
甲:好久不见了?
乙:有三年了吧?!
甲:你结婚了吗?
乙:我儿子都两岁啦!
甲:你儿子结婚了吗?
乙:我儿--我孙子昨天刚满月。有你这么问候的吗?
甲: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乙:有你这么关心人的吗?!
甲:婚姻可是人生的一件大事。
乙:那也没有两岁娃娃就结婚的!
甲:幸福的婚姻是事业的一半。
乙:成功的事业是家庭的基础。
甲:你也有同感?!
乙:这是时代对我们的要求。
甲:哎,前不久我还真认识了一位朋友。
乙:谁?
甲:郝梦成!
乙:郝梦成是谁?
甲:郝梦成你都不认识?
乙:现在请你给大家介绍介绍吧。
甲:说起郝梦成。他,就是我们现代的保尔。
乙:嗯。
甲:他就是新时期的哈姆莱特。
乙:嗯。
甲:他的故事,那可真是,惊天地。
乙:嗯。
甲:泣鬼神。
乙:嗯。
甲:风云因之变色。
乙:嗯。
甲:草木为之含情。
乙:嗯。
甲:就像我这样久经沙场、阅人无数的过来人都被他感动的怆然泪下。
乙:嗯。
甲:泪流满襟。
乙:得,得,得……你就直接说他的故事吧。
甲:再咕噜一碗。
乙:别噎着。晚会演出结束我请你吃肯德基。
甲:我说。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处。
乙:地处偏僻,所以就贫穷一点儿。
甲:有一个村庄叫“痴糊屯”。茅檐低小,衣食不饱;白天劳作夜睡觉,买盒火柴村外跑。
乙:这种生活方式确实需要改变一下了。
甲:郝梦成就出生在这个小村庄。
乙: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甲: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就产生一个念头--我一定好好学习,考个大学,然后回来改变俺这贫穷落后的乡村。
乙:有志者,事竟成。
甲:于是他励精图治、奋发图强、悬梁刺股、卧薪尝胆、破釜沉舟,努力学习。十年艰辛,十年沥胆,终于他参加了高考。
乙:他金榜题名!
甲:他名落孙山。
乙:现在有补习班,他再补习一年,争取明年能够一举夺魁。
甲:“我兄弟姊妹七个,如今他们成家的成家,出嫁的出嫁,而我父母亲也已经年近花甲。”
乙:“社会是一所真正的大学,只要你矢志不渝,坚持不懈,在社会这所大学里,你同样可以让梦想腾飞。”
甲:“要想改变俺家乡的精神面貌,首先的唤醒人们的意识;要唤醒人们的意识,首推艺术。”
乙:“医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再卖狗皮膏?”
甲:“艺术。治贫先治愚,治愚办教育,教育催强智,智强成大志。”
乙:好,如何宣传?
甲:“相声。寓庄于谐,寓教于乐。在嬉笑戏谑中给人们启发教育。”
乙:怎样宣传?
甲:“春联!”
乙:“啊?你左脸贴着上联,右脸贴着下联,额角上贴着横批,再配个西洋乐队?漫游祖国各地!在你的感召下,我想全国人民一定会茅塞顿开,痛改前非的。郝梦成同志,在这里我首先代表全国人民向你说一声--你辛苦啦。”
甲:“盛世神州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乙:有这么个简称吗?
甲“盛世神州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家喻户晓、童叟皆知,举世瞩目,我这类型的节目,如果能在晚会中播出,它绝对是平地一声雷。一喝百应,引起全国人民的共鸣。”
乙:“好。就是有点儿“痴人说梦”--他一个高中生想上盛世神州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天方夜谭。“
甲:“临池羡鱼,不如退而织网。不能直接进入盛世神州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曲径通幽,我先学习文艺创作,只要剧组接纳了我的脚本……嘿,嘿,嘿。”
乙:“做事情一切要从实际出发。”
甲:“我踩着我父母亲的肩膀,继往开来,在俺家乡选择一种专业化生产的道路。这样,既孝敬了我父母,又发展了经济,同时还为我自己学习创作创造了空间。”
乙:“一箭三雕。你最好还是先和你父母亲商量商量。”
甲:对。郝梦成请来了兄弟姐妹、叔叔大爷。上说天文,下说地理,远说古今,近说中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父母亲一听,一拍大腿--
乙:“好,就这么干!”
甲:“你小子是坐飞机吹喇叭--想(响)的太高。我这一辈子辛辛苦苦也就积蓄了这么一点儿家当,现在把它一把儿都交付给你去折腾,万一将来失败了,那你盖房子、结婚咋办?”
乙:都是代沟惹的祸。
甲:郝梦成又找到四方亲友,想进一步开导他的父母。
乙:结果咋样?
甲:“我父母亲同意啦。”
乙:做工作就的讲究个方法。
甲:“可是后来他们又不同意了。”
乙:嗯?
甲:“不错,这孩子说的有点儿道理。你看东庄的二狗,自打他办了一个养猪场,这三年的时间还不到,你看他现在住着三层小楼房,骑着本田摩托车,家里彩电、冰箱、洗衣机样样俱全--听人家说,现在他一年纯收入有五六万块钱哪。”
乙:“咱就撒手让他去干吧。”
甲:可是后来他们拜访了几位专业户,主意又改变了。“专业户,投资大,担风险,而且是自负盈亏。去年虎生种大棚菜,一年他竟赔进去两万多块钱。”
乙:一棋不慎,全盘皆输。
甲:“为彻底改变俺家乡的精神面貌,我‘三年不定婚,五年婚不结,十年青春献未来。’”
乙:金戈铁马奔洛阳。
甲:可是,这时候乡亲们又议论开了。
乙:为啥事儿?
甲:“郝梦成这孩子有问题。你看他高中毕了业,既不外出打工,也不想在家乡干点儿什么--神经病。”
乙:“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甲:可是这些流言蛮语一传十、十传百,最后还是传到了郝梦成父母亲的耳朵里。
乙:“俺家的孩子俺自己最清楚。”
甲:不,一些往事立刻涌上郝梦成父母亲的心头。
乙:难道说他郝梦成真的有过什么不治之症?
甲:“他小时候得过麻疹,有过肝炎,三岁时学游泳被水淹过一次……对,我想起来了,这孩子的病肯定是那个时候遗留下来的--他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被老师打过一次,那次,老师打的正是他的后脑勺。”
乙:嗨。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甲:“你看他白天那一副无精打采、蔫了吧唧的样子,可是一到晚上,他又是写又是划,哪天不折腾到半夜他都不睡觉。”
乙:不谋远虑,必有后忧。
甲:“对,俗话说得好,无债一身轻,有子万事足。我先给他把房子盖了,然后再给他取个媳妇,成个家--俺郝家的这一支香火总不能在他这里就这样给断了。”
乙:好气派的新居呀!
甲:说干就干,没出两个月,郝梦成新居落成。一座庭院幽深,三间齐脊出厦;虽无高楼三分阔,却赛别墅一分雅;双狮守门,二龙抱柱;一副对联更是景上添花。上联道“南来祥瑞北进财”;下联道“东来紫气西来福。”横批“八面临风”。
乙:这下来说亲做媒的肯定挤破了他家的门槛。
甲:一个都没有--谁愿意嫁给一个神经病。
乙:嗨,我倒把这茬儿给忘了--咱自己主动出击。
甲:郝梦成的妈妈找到了郝梦成的小舅子。
乙:说亲做媒,咱得找可靠的住的。
甲:郝梦成的小舅子找到了他表弟,郝梦成小舅的表弟找到了他二叔,郝梦成小舅的表弟的二叔又找到了他大侄子。
乙:这是不是有点儿远了。
甲:远点儿倒不要紧,关键这些都是靠的住的。没出半年,郝梦成小舅的表弟的二叔的大侄子来到了郝梦成家。
乙:事情办得差不多了。
甲:“郝梦成,你托付我办得事情办好啦。”
乙:“什么事情?”
甲:“介绍对象呀!”
乙:“没有的事情。”
甲:“嗨,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做事情--你不求我,谁愿意为你办这事儿。又担心又害怕的,弄不好还得再进去蹲上两年--”
乙:“慢--千里姻缘一线牵。这说亲做媒人的本是好事儿,你怎么能说弄不好  还得进去再蹲上两年?  ”
甲:“俺自己的孩子俺心中有数,为安全保险,俺特地请人去外地为他带个媳妇回来。”
乙:“这是买卖婚姻。是违法的。”
甲:“咱这可是瓦屋不漏--有檐(言)在先,这桩婚事成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若不成,我和你从此一刀两段儿。”
乙:嗨。这事情没办成,倒把亲戚都给得罪了。
甲:其实现在郝梦成早已是胸有成竹--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乙:啊?
甲:我“三年织网,两年打鱼。”
乙:现在是金秋十月,正是盛事神州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筹备阶段。
甲:郝梦成带上他呕心沥血、历经三年创作的作品出发了。
乙:“好!精品,立即排练。”
甲:“不,我们不予采用”。
乙:“为什么?”
甲:“欢庆祥和是历届春节晚会的主题。”
乙:“倡导教育首先得唤醒人们的意识。”
甲:失之东偶,收之桑榆。
乙:他还有什么收获?
甲:九州传媒面向全国招生演员。
乙: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抓紧报考。
甲:“考,考,考,就你知道考。你知道招生条件吗?”
乙:“不知道”。
甲:“你知道考试内容吗?”
乙:“知道了考试内容我就不用考啦。”
甲:“考哪些方面内容。”
乙:“不知道。嗨,不考了。”
甲:“不考!?日里想,夜里盼,做梦我都想当演员。你说我能错过这个机会吗?”
乙:“你说咋办?”
甲:“考,我先扬言外出打工。到了九州传媒,我先看看招生条件再说。”
乙:“先不声张。这样也好。”
甲:刚过完春节,郝梦成就早早来到九州传媒学院。他一看招生简章。
乙:“未婚。”
甲:“我没有结婚。”
乙:“五官端正。”
甲:“我仪表堂堂。”
乙:“身高一米七。”
甲:“我身高一米六八。”
乙:“不行。”
甲:“行。”
乙:“不行。”
甲:“行。我在我穿的每只鞋里面多垫两只鞋垫儿。”
乙:“介绍信。”
甲:“没有。不过,这个我可以马上回家去取。”郝梦成人不解衣、马不卸鞍,马不停蹄手拿介绍信赶到九州传媒学院,正好赶上他考试的日子。
乙:他考得咋样?
甲:他榜上无名。
乙:“这主要是你事前没有充分准备。总结经验,充分准备,明年再来这里一决雌雄。”
甲:对,郝梦成踌躇满志回到家乡。刚进家门。嘿,家里高朋满座。三四位朋友正在他家等着他呢。
乙:“怎么回事?”
甲:“我来为你介绍个对象。”
乙:“我不是神经病吗?”
甲:“胡说。这纯粹的谣言惑众,地道的恶语伤人,完全的无中生有。”
乙:“嗨”。
甲:没过几天,妇女主任也来了。
乙:“她也来为你介绍对象?”
甲:“不。他让我代理俺村部的计划生育专干。”
乙:“那原来的刘干事呢?”
甲:“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昨天我把他拿下去了。”
乙:道不同不相为谋。
甲:刚过两月,李计划生育专干又来了。
乙:还是不干。
甲:不。“昨天旭日艺术团来我镇选拔演员,我想推荐你去试一试。”
乙:“这个我倒还可以去试一试。”
甲:正当郝梦成整装待发之时,这时--
乙:镇长又打电话过来,指名道姓要求郝梦成作他的秘书。
甲:“嗨,郝梦成家的房子倒啦!”
乙:“啊?怎么回事?”
甲:梅雨季节,洪水泛滥,大雨冲倒了郝梦成家刚建的新居。
乙:“快,抓紧自救。”
甲:三块砖头一口锅,五根木头一帐篷。郝梦成一家顿时陷入风餐露宿、风雨漂泊之中。
乙: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当年卓别林穷困潦倒、躲在城门楼底下过夜的时候,他都坚持说“我一定会成为艺术家的。”
甲:对,这时郝梦成面前一闪--
乙:“咔嚓--”大雨又倾盆而下。
甲:不。一个相声段子出来啦。
乙:什么?
甲:“一九九八年,全国洪水泛滥,打破中国有史以来的历史记录。洪水无穷人有情,江泽民坐阵总指挥,李鹏亲临抢险第一线,梅青、高建成全国军民一心、众志成城誓与洪水抗战到底。”
乙:如果把这动人的一幕再现盛事神州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这绝对是平地一声雷,一雷天下响。朋友们,就冲着他这种精神,来,鼓励鼓励他。
甲:听广播、看电视……夜深人静,郝梦成躲在救灾棚里,就着案桌铺纸舞笔。没出半个月,作品出来啦。
乙:快,快,赶快送往剧组。
甲:“我走了,我父母亲咋办?”
乙:对,生存第一,先修缮房子。
甲:汛期过后,郝梦成修缮好房子,带上剧本直奔盛世神州春节晚会剧组。
乙:“不行。”
甲:“你是怎么知道的?”
乙:“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甲:“你作品创意不错,但是它距离我们这节目的质量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乙:“可是我--”
甲:“我们只能看重结果。郝梦成同志,万丈高楼平地起,有志者,事竟成。你最好还是从基层一步一步来实现你这个艺术梦想。”
乙:考九州传媒。
甲:“修缮房屋我已经弹尽粮绝,今年,即使我金榜题名,也只能望洋兴叹。”
乙:“参加旭日艺术团培训。”
甲:“嗨,现在旭日艺术团招聘工作早已经结束了。”
乙:还是专心搞创作。
甲:郝梦成来到了乡文化馆。
乙:最基层的。
甲:文化站站长耐心地看完郝梦成的本子,无可奈何地说“我们这里又没有剧团,你的本子再好,我们也没有办法排练。你还是去县文化局看看吧。”
乙:“只要是剧团就行。”
甲:郝梦成手拿文化局开出的介绍信来到旭日艺术团。张团长接见了他,“好,我们就需要像你这样有着丰富生活经验的作家。坚定信念,持之以恒,我们随时欢迎你的到来。你这个本子不错,我们马上开个会议,研究研究。”
乙:研究?烟酒!
甲:烟酒?研究!文化人的事情,不谈烟酒,只谈研究。
乙:嗨。
甲:刚过两天,郝梦成又来到旭日艺术团。办公室里,张团长正手端茶杯和一位女演员海阔天空。
乙:“张团长,您好--”
甲:“哦,是郝梦成啊,坐,坐,坐,你先坐那儿稍等一会儿。”郝梦成坐在椅子上,盼星星、盼月亮,一直盼到街灯黄。
乙:(唱)“郝梦成,逞其能,横冲竖撞瞎扑通;百花残--妻离子散父母疯。”
甲:(唱)“说得说,听得听,运筹帷幄万里行;任凭它--狂风骤雨冰雪封。”现在我外出打工。到外面,我一边工作一面写相声。
乙:你以为外面的世界都是美好的,你以为外面的机遇都是为你准备的。(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
甲:郝梦成在外面工作差七天不到一年--坐办公室,文凭太低;下到生产第一线,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腿痛的哪里还有精力来创作相声。
乙:黔驴技穷。
甲:“即使我一辈子做不了相声演员,即使我一辈子发表不了作品,只要我手中还有一支笔,我依然继续搞创作。”
乙: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儿孙。
甲:“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机会还真的来了。”
乙:“什么机会?”
甲:这天深夜,郝梦成完成一天的工作,朝床上一躺,随手打开了床头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出一则广告--为响应党中央扶贫先治愚、治愚先扶志、扶志兴教育的号召,认真打好脱贫攻坚最后的攻坚战,盛事神州春节晚会决定开门办晚会。剧组从现在开始面向全社会征集作品……
乙:撞破铁笼脱虎豹,遁开枷锁走蛟龙。抓住机遇,把握未来。
甲:郝梦成振豪情、泼笔墨,哈哈……作品出来啦。
乙:确保安全,保价邮寄。
甲:“叮铃……”
乙:“有电话。快看,是哪里来的。”
甲:郝梦成掏出手机,一看。是北京的。他急忙接通了电话。“喂,您好,哪位?啊。我是郝梦成。什么?我的剧本初审通过,马上付诸排练?!好。好。谢谢,谢谢。再见。Bye-Bye。”
乙:看把他乐的,春节晚会大年三十晚上播出,这作品腊月二十九都有可能被拿下。
甲:“啊哈,我成功啦!我成功啦!我终于成功啦!哈哈……”郝梦成高兴得又是蹦又是跳,又是欢呼又是大叫,高兴得手舞足蹈,忘乎所以,随手把他手中的电话朝高空一抛。“啪哒……”这下子坏啦,只见他一个急步转身下腰。(学)他左脚崴了,右腰闪了。
乙:范进中举。(随手打了甲一耳光)
甲:你?
乙:对症下药--我这巴掌专治你这号病。
甲:我?
乙:嗨,我把你当作郝梦成啦。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严禁使用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7-2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