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17阅读
  • 10回复

往事新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糯米银牙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5-16
— 本帖被 天蓝色补丁 执行加亮操作(2017-05-23) —

(我家老爸的文章,浸染着那个年代的情怀和感慨,沉重而欣慰。因为往事而沉重,因为今日而欣慰。。。。)

往事新鉴


    这是一段关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回忆,在时隔五十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仍是那样使人心酸。过去的一切使我难以忘怀,而心酸的回忆又使我对美好的现实生活更加珍惜。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是一个艰苦与困惑交织的年代 ,生活在农村的人们更是度日如年,困苦不堪。人们的日常生活全靠山芋及野菜汤度日,逢年过节能吃上一顿饱饭,尝上一点肉羹就算是庆幸了。农闲时分,有日子过的稍好些的乡下人家便去买几只刚出炕的小鸡养起来,一来能解决点油盐钱,二来也能在年节时给整年不见肉味的孩子们打打牙祭,如果时运好的话,母鸡下蛋孵小鸡,又为下一年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希望。
    那一年的三月,正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一个走乡串村卖小炕鸡的生意人在我家山墙外的一棵老槐树下歇息。他那清脆的叫卖声招来了村邻老少,人们在围观小鸡时也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那时的我已经上中学了,眼巴巴地看着毛茸茸的小鸡也想让母亲买几只。母亲叹着气,哪里买的起呢?家里兄妹四人吃饭全靠生产队那点可怜巴巴的口粮,其他的便只有父亲从远方寄来的生活费了。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母亲一人带着四个孩子,家里的油盐钱通常都是赊欠着的。二弟比我小几岁,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兴冲冲地捧着小鸡回家了,他也吵着闹着要买小鸡。可母亲哪里拿的出钱来呢?卖小鸡的生意人眼尖,一眼瞅到二弟手里拿着刚出锅的黑薯面窝头,便对母亲说:“大嫂子,一个窝头换一只小鸡。”没等母亲说话,二弟便快速地把手中黑的发亮的窝头递给了卖鸡人,随即一只叽叽叫着的小鸡仔便递到了二弟的手中。我们兄弟俩高兴地将小鸡捧回屋里,细心地给它做了一个安乐窝。
    从此,二弟放学回家最要紧的事便是去田里捉虫子喂小鸡,而我在城里中学读书,每周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小鸡放在菜园里让它自由的觅食。小鸡在家人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每到吃饭的时候它总是寸步不离地跟在我们身后,欢快地扑腾着翅膀。
家里山墙外的老槐树底下是人们喜欢聚集闲侃的地方,浓密的树荫为人们营造了一个夏日里纳凉的好去处。特别是午饭时,人们三三两两地端着碗来到树下一边吃着饭一边拉(la)着呱,而我家的小鸡便跑来凑热闹,在人群里蹦来跳去,人们调侃的话题也往往离不开它了。有的说,一个黑窝头换的小鸡到秋能值十几个窝头的钱呢,有的说,这要是只母鸡,长大后鸡生蛋蛋生鸡,你家可就发了。还有的说,嘿,这要是到秋后生了瘟,那可就一文不值啦。性子火爆的二弟一听到这样的话就脸红脖子粗,恨不得跟人干上一架。
    转眼到了秋天,小鸡越来越逗人喜欢,身后长出了长长的墨绿色的尾羽,闪着银光,它出落成一只漂亮的小公鸡了!有一天早晨它居然还装模做样地打了几声鸣,这可把我们乐坏了,从此以后,就连妹妹和三弟也不再睡懒觉了,这可是小鸡的功劳啊。到了夏末的时候,阴雨连绵,潮热闷湿,突然有一天小鸡不吃也不动,浑身发抖,鲜红的鸡冠也变成了暗红色,原来活泼的它缩在鸡窝里,变成了一个小毛球,我和二弟只好求助村里的兽医,他用一点小药水打发了我们,而我们那可爱的小鸡就靠着这点药水顽强地活了下来,它比生病前更神气了,昂着头,整天叽叽咕咕地叫着,抖着一身七彩绚烂的羽衣,迈着八字脚,在房前屋后东跑西窜。
    中秋节终于快到了。
    六十年代,这可是个大日子。家家户户都在为节日忙碌着,可我们家却没有什么可准备的。催油盐帐的小商贩来来去去总是那句话,“过节了,把帐结了吧。”,而母亲总是带着笑点着头,“一定,一定。”远在万里之外的父亲早在一个月前的家信里就说一定会寄钱回家,可是直到节跟前,母亲也没见到汇款单。母亲望着家里那半口袋粮食,咬咬牙,“要不,把那半口袋粮食卖了吧。还还帐,过个节。”我愣了,就那半口袋粮食,卖了我们以后吃什么呢?时隔多年,我仍清楚的记得,八月十四的早晨,二弟呆呆地看着站在院子里忙着打鸣的小鸡,对我说:“大哥,要不,明天把家里的小鸡卖了吧!”母亲轻声说:“也只能这样了。明天去赶个早集,卖完鸡,再买点东西回来,剩下的再还点帐吧。”
    第二天一早,二弟抱着小鸡便出了门。 快到中午时,因为是中秋节,生产队提前收了工,家家户户便忙碌开了,只有我家仍是那样冷清,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可供忙碌的。母亲在房内整理着从菜地里摘下的豆角,不时地看看门外,“天不早了,你弟弟怎么还没回来?”我默默地走出门,来到村口,三弟和妹妹早就在村口的桥上张望着二弟了。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我的心开始不安起来,我了解二弟的火爆脾气,从小就听不得一点儿闲言碎语,小鸡又是他养大的,心疼的要命,若是因为卖鸡与人起了口角,再跟人家打上一仗,这个节真的是没法过了。我后悔没有跟着二弟一起去,而此时村里鞭炮声也一阵阵传来,看着三弟和妹妹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我也更加焦急如焚。就在这时候,大路旁边的高梁地里跑出一个瘦瘦的人影,是二弟!他手里提着一包东西,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大哥,小鸡卖了!你看!”望着汗流浃背的二弟和他手里提着的东西,积聚了大半天的担心和不得不卖掉小鸡的酸涩一齐涌上眼眶,我转过脸去偷偷擦掉眼泪,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怎么这么晚?”二弟低着头:“为了卖个好价钱,就多等了一会。我怕赶不上过节,从近路抄过来的。”兴奋的三弟和妹妹从二弟手里接过东西,还有一串鞭炮呢,转脸便往回跑,而早已在门口望眼欲穿的母亲看到我们时也是泪流满面。
    那一年的中秋节我家的鞭炮在全村是最后一个响的。
    多少年来,每逢中秋节来临,我的眼前总会浮现出满头满脸大汗的二弟,同时也会想起那只昴着头,挺着胸,拖着绚丽的尾羽,神气活现的在村里踱步的小鸡。

离线lg5030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5-16
欣赏。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5-19
文风朴实,娓娓述说了特定年代苦涩而暖心的故事。
离线lg50304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05-20
好想去泗州
好想去泗州
看一看今日新农村
品一品故乡山芋酒

离线梦境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5-22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也。
朴实的文字却打动人心。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5-23
读到最后,鼻子也酸酸的,生活在那个时代真是不容易!
离线糯米银牙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6-19
先替我家老爸说一句谢谢版主。谢谢加亮操作。这一阵子在乡下禁烧很长时间没上网,谢谢大家常来看看
离线小文子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07-08
心酸的记忆。赏读。
离线耕野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7-08-05
同是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往事辛酸,历历在目。晓娟勤奋,笔耕不辍且文风淳朴。欣赏!
离线糯米银牙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08-08
回 耕野 的帖子
耕野:同是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往事辛酸,历历在目。晓娟勤奋,笔耕不辍且文风淳朴。欣赏! (2017-08-05 18:10) 

嘿嘿,谢谢夸奖,这是我家老爸写的,老头儿不会打字,我帮他打字发到网上,看到大家的评论,他很高兴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