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02阅读
  • 0回复

花好月正圆(小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痴糊狂客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5-05


花好月正圆(小品)


时间:当代  夏天--傍晚
地点:皖北--农家小院
人物:王老汉--男,西瓜大王,五十八岁。简称“汉
      王小燕--女,已经考取大学的高中生,王老汉的女儿。简称“燕”。
      王玉柱--男,石榴乡农业技术推广站农技员,二十八岁,王老汉的儿子。简称“柱”。
置景:三间堂屋,土墙泥瓦,墙体斑驳,苔痕累累。紧贴堂屋的两侧,围墙前伸,整个舞台恰似一个农家小院。紧靠堂屋窗前,一株泡桐树枝大如盖,几乎把整个院落揽入怀中。泡桐树下,置一张方桌、两把椅子。方桌上有一热水瓶、几个水杯。方桌底下有一洗脸盆。水瓶中盛有开水。

[汉头戴草帽、脖子上搭着毛巾、高挽着裤脚、挑着西瓜担子上。
汉:(边走边唱)夕阳红,晚霞艳,
我肩挑瓜担往家赶。
心喜欢——
一担瓜卖了八十元。
      
脑发胀,口发绀,
腰酸腿痛心里甜。
为哪件——
晓燕高考已上了线
[汉来到家门口。叩门。
汉:(边叩门边喊)小燕,小燕(无应)这小丫头,今天又想和老爸耍什么鬼滑头。(眉头一皱。诡秘一笑独自推门进屋放下瓜担抽出扁担。朝墙角一靠。自顾自拉过把椅子。坐下抽下脖子上的毛巾。擦汗。擦完汗,把毛巾朝膝上一搭抹下草帽。扇风自言自语)十年河东转河西,没想到我王老汉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也还能熬上这种日子。嗨嗨……我也该好好地享受享受了……(身子朝椅背上一靠。继续喊)小燕,小燕……
[燕身穿围裙打开堂屋房门,上。
燕:(边上边用围裙擦手)爸。你回来了。哟!什么事把你乐成这样?
汉:小燕,去,给我炒两个菜,再去给我拿瓶酒对了,再去你二叔家给你哥打个电话。让他晚上也赶回来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好好地喝它个酒醉方休。
燕:什么事儿呀?
汉:好事!天大的好事!小燕,我的好闺女,你的好日子来啦!
燕:(一怔。似有所悟但心有余悸。小心翼翼地)爸,到底是什么事呀?
汉:你就是这么和你老爸说话的?
燕:这--(喜上眉梢。寻找脸盆。找到脸盆。拿起脸盆。奔向屋里。端来一盆清水。放在汉脚前拿起汉膝盖上毛巾。放入水中。搓洗。洗好。拧干为汉洗脸。洗完脸。把毛巾放入水盆。搓洗搓洗干净。拧干。搭在汉膝上。端起水盆。急下急上拿起水杯。放在桌角。提起暖瓶。倒水放下暖瓶。端起水杯端起急放下迅速甩打手臂。急奔到汉身后。为汉揉肩捶背)
    汉:(翘起二郎腿。 唱起泗州戏《喝面叶》)大道上走来了我陈士铎,今天赶会已三天多……
燕:(小心地俯首贴耳)爸,是什么事把你乐成这样?
汉:(喜不自胜)小燕,自打你一生下来,我就说你命好。你妈不信,我就和她打赌。我说,你就等着瞧呗。嗨,你看,现在,我这句话应验了吧。今天下午,我卖完西瓜朝家赶,就在回家的路上,我遇见了俺乡的张乡长。他告诉我……
燕:(心花怒放)他告诉你什么啦?!
汉:他说你聪明、伶俐--
燕:爸,你别听他瞎说。
汉:他说他想由他保媒把你介绍给他的秘书刘凯……
燕:(大失所望。心情陡跌)——
汉:(独自兴奋)说起刘凯,我认识,那可真是——粗眉大眼漫长脸,高挑的个子好身板;要问这小伙子有多帅,大姑娘见了人人爱。最让我高兴得就是,他这才刚刚十九岁就作了张乡长的秘书。
燕:(气愤填庸。猛一捶汉肩膀)你,你,你真是朽木疙瘩一块。
汉:傻丫头,你好好想一想。刘凯他这才刚刚十九岁就作了张乡长的秘书,那将来他乡长、县长……这等好事儿,张乡长一给我说呀,我就满口替你给应了下来。
燕:爸,你看,现在我高考成绩都已经出来了。只要大学录取通知书一到,我就是一名大学生了!
汉:(不屑一顾)大学?大学生又怎么样?说不定将来大学毕了业还得回来种俺这一亩三分地。
燕:爸,你,你,……(生气地背过脸去。泪水夺眶而出)
汉:(得意地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烟圈。仰躺椅背,望着渐渐扩张的烟圈微笑。边笑边不时地偷窥一下身边一直哭泣不止的燕……觉得闹得差不多了,悄悄掐灭烟蒂。立起身。来到燕身后。俯首侧脸盯着燕的脸)嗨!瞧我这宝贝闺女,都长这么大了,我还楞是没见过她这眼泪——多美丽的泪珠啊!晶莹剔透,梨花带雨。来,让爸爸摘一个做个纪念。(伸手为燕拭泪)
  燕:(执拗地背过身去)讨厌!
汉:每天只允许你来给老爸找乐,今天就不允许老爸我来逗逗你。(立起身,语重声长)你看,你爸今年才刚刚五十八岁,腰累弯了、头发白了,可是,就是这样,我还得没日没夜地忙碌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咱家要是不想要这样的历史重演,那就只有吃口馒头争口气,只要小燕你有能力,爸爸累死累活,就是拼了我这身老骨头也要把你送进大学。(再度侧脸凝视着燕)小燕,你说你爸这样作对不?!(为燕拭泪)
燕:(破涕而笑)爸!(亲昵地把汉搀扶到椅子边坐下。为汉捶背)
汉:(自豪地)小燕,今天你爸这一担瓜就卖了八十块。照这样下去,就我这二亩西瓜今年就能卖它个两千块。再加上俺家这平日的积蓄,你这大学的学费我也就准备的差不多哩。
燕:大学?大学,我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汉:你不是说你的考试成绩都已经超过了录取分数线了吗?!
燕:(撒娇)上了线有时候还滑档呢。
汉:哦呸!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就去学校给我再读一年。不过,明年你必须得给我拿个大学录取通知书回来。
燕:爸爸,你真伟大!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最伟大的爸爸!(骑坐在汉腿上,搂住汉脖子)爸爸,进了大学,我会更加努力学习。将来大学毕了业,我肯定能够争很多很多的钱。到那时候,我就到合肥市里买一幢房子,既宽敞又明亮。把你也接过去,那时候,你年纪也大了,就什么都不用做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玩什么你尽管去。对了,你不是最喜欢泗州戏吗?!到时候我再置办个家庭影院,到时候你想听什么就听什么,想唱什么就唱什么。如果需要,有时间我再陪你走上一段。(站起。走起泗州戏压花场“燕子拔泥”。唱《拾棉花》)七月里来十七八,姑娘们下湖拾棉花……
汉:我有那福气?!
柱:(幕后传来)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来啦!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快来看哟,特大新闻!
[柱身背公文包欢快地上
柱;(看到汉、燕的亲热劲)哟,小燕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孝顺。(独自拉把椅子坐下)来,让哥哥也来享受享受。
燕:(停止演唱。回到汉身后继续为汉捶背)想的倒美。
柱:你就不想听听我这个“特大新闻”?!
燕:谁稀罕你那个什么特大新闻——由张乡长保媒把王小燕介绍给他的秘书刘凯——讨厌!
[柱一怔
柱:(郑重其事)王小燕同学,经考核你已被我院正式录取为2016届大学本科生。特此通知。中国农业大学招生办公室。二 0 一六年八月一日。
燕:坏,坏,你们都坏,都想来欺负我。我不理你们了。
柱:(变戏法似的从文件包里取出一大信封。随手一扬)你看,这是什么?!
燕:(举目一望,面似桃花)真的,我真的考取大学了?!(欢喜的奔向柱欲接信封)
柱:(把信封朝背后一藏,躲过燕伸来欲接信封的手。用手示意)来,来,先来——(拉过椅子,朝上面一坐。用手拍拍自己的肩膀)
燕:(奔至柱身后为其捶背。乘其不备抢过信封。手捧信封。读信封)中国农业大学招生办公室!(手捧信封,蹦着、跳着、旋转着)哦,我考取大学啦。哦,我考取大学啦!(跳到汉身后。搂住汉脖子)爸爸,我考取大学拉!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学生了。哈、哈、哈……(跑到柱身边。猛亲一口)嘻嘻,哥,我是一名大学生哩。(复跑到汉身边也亲了一口)嘻嘻,爸爸,我也不用再到学校去复习一年啦……(手举信封围绕着汉、柱跳着、蹦着、笑着,旋转着、嬉闹着)
汉:(梦呓般)真的,我的小燕考取大学了!?我的闺女从此就是一名大学生啦?(突然,站起,自豪地)苍天在上,我终于把我得闺女培养成一名大学生啦!我们家的宏伟目标整整提前两年完成啦。(镇定。对燕)小燕,进了大学,你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学习,将来就要向袁、袁、袁——(想不起来)
柱:袁——隆——平!
汉:对,对,对,袁隆平。你将来就要向袁隆平那样,搞个发明、弄个专利,登个报纸,再上个电视。让全世界都知道俺这个闺女王小燕。到时候,我就是在阴曹地府也高兴得睡不着觉。
燕:爸,我这个专利还没拿到手,你就是去阴曹地府报到,阎王爷也不收你呀!
汉:对,我就要活到俺王小燕拿到专利的那一天。(少顿,忽想起)小燕,把通知书给俺看看--我活了这一辈子了,还楞是没见过这大学录取通知书是个啥样。今天让我也来找找感觉。(接过燕递过来的信封。手捧信封。摩挲着)这就是大学录取通知书啦!感情我拿着它我也就是一位大学生啦!(把信封高举眉头)中国农业大学招生办公室。(窘迫地放下)嗨,我这是蒙你们的,我哪里识得这几个字呀。来,来,来……小燕,你把它念给俺听听。(把信封递给燕。煞有介事地端坐在椅子上)
燕:(接过信封。拆信。抽出信封。展开。读信)王小燕同学,经考核你已被我院正式录取为我院2016届大学本科生。望接到本通知后带齐有效证件于2016年9月1日前来我院报到。特此通知。中国农业大学招生办公室。2016年8月1日。(翻页。看信。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
汉:(意犹未尽)念,念,继续念哪?
燕:……
柱:(接过信封。读信)学费每年九千五百元。生活费用自理。
汉:(惊讶地大张嘴巴)这、这、这学费涨得咋比那刘祥跑得还快。去年虎娃考取时不只是才七千块钱吗?
柱:学费加上生活费这一年就是两万多。
汉:(从惊愕中苏醒。斩钉截铁)考不上大学是她王小燕没有能力,供不起小燕读大学是我王老汉没有本领。(掐指盘算)看今年这行情,我这二亩西瓜能卖两千块,家里这个牛犊也能卖三千块钱,我手里还有三千多块的积蓄。两千、三千、三千。明天我再去东庄你大舅家走一趟。俺先把这学费凑齐了,生活费咱再作进一步打算。
柱:乡里我还有两千块的工资。
燕:哥,家里不能再用你这钱了。你和翠华姐恋爱都已经三年多了。
柱:结婚,早一天晚一天还不都是一样。可是,你这上大学可是过期不候啊!
[沉默
燕:(在喜悦、痛楚中挣扎。终于下定决心)这个大学我不上了。
汉:呃呸。你不上大学就算你孝顺了?!你不上大学我们家这困难就没有了?!你看看你老爸我,头发白了,腰累弯了,不知道的都说我已经七十多岁了,可是我今年才刚刚五十八岁呀。如果你不上大学,二十年后说不定你比我更艰辛。
燕:不上大学,将来我照样可以干出一番事业。
汉:就你?呃呸!当今的时代是一个科技的时代;当今的世界是一个知识的世界。就拿我种的这西瓜来说吧。几年前,我种的西瓜,开花多,结果少,五六斤重的一个。一亩地能收入六七百块钱就算丰收的了。自打你哥哥中专毕业来到俺乡这农技站,亲自指导我选种、育苗、修枝、打杈,。你看看俺现在这西瓜,十二三斤重一个,瓤儿又沙又甜,朝市场上一放,愣是比人家的好卖。现在俺这石榴乡十里八村哪个不知道我这个西瓜大王,实不知俺这是托了你哥哥的福。小燕,知识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我们祖祖辈辈几千年生活经验的总结。你不上大学,没有系统的知识作武装,就凭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瞎摸乱撞,这一被子也就这么几十年时间,你能捣鼓出个啥?!
柱:爸,明天我就辞去乡里的工作,我去外面打工供小燕读完这大学。
燕:(泪如泉涌)哥,你不能这样呀。(急的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汉:你们都给我住嘴。你们都小瞧了我这个西瓜大王的爸爸。小燕,这个大学你必须得上;玉柱,你也不能辞去农技站的工作。我不相信就这么一点点困难就能难得住我王老汉。想当年,一九六0年,那是我国遭受自然灾害最严重的一年,庄稼颗粒无收,我们全家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挖野菜、泡树根、扒树皮,愣是坚持了下来,兄弟姊妹没有拉下一个人。当年我们全家坚信“人定胜天”,天底下还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难得住咱中国人民。更何况,当时我们的身后还有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为我们撑腰,我们的身后还有我们伟大的祖国做我们的坚强后盾……
柱:(打断)慢,你说什么?爸,刚才你说什么?
汉:(疑惑)难道我说错了吗!?我说当年我们全家在最艰难的岁月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共度难关!
柱:不,不是。你说国家怎么来着?
汉:我说当年我们的身后还有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为我们撑腰,我们的身后还有我们伟大的祖国做我们的坚强后盾。
柱:(思索)国家,后盾?后盾,国家?(想起)对,国家助学金!
汉:什么?
柱:国家助学金!
汉:什么国家助学金?
柱:2014年5月1日我国颁布了《社会救助暂行办法》。这是我国第一次以立法的形式确定由国家来救助像王小燕这样考取了大学但一时还交不起学费的大学生而提供的一种社会帮助。
汉:现在能有这种好事?!
柱:《安徽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特色种养业扶贫工程实施意见等五个脱贫攻坚配套文件的通知》要求“实施贫困家庭学生精准资助,实现贫困学生资助全覆盖,确保贫困家庭学生顺利就学并完成学业。”
燕:(急不可待)那怎样办理国家助学金呢?
柱:由你向村委会提出申请,经过乡人民政府审查核实后,你就可以享受这种社会救助了。
汉:(突然双膝跪地)党啊,我在这里先给你磕个响头。(磕头)你为你的儿女们想的太周全了。没有你,我们哪里有今天这幸福生活!没有你,王小燕哪里上的起学!没有你,今天王小燕又怎么能够迈进大学!(站起)你们还愣着干啥?去,快去把瓜地里我那个西瓜大王摘来。
燕;好哩!(急下)
[高亢、欢快的音乐起。
燕:(抱个又大又圆的西瓜急上)来勒!
汉:(走向瓜担。从瓜筐里操起西瓜刀。来到桌前。“咔咔咔”切开西瓜。放下瓜刀。拿起西瓜)花好月正圆。为我们今天这幸福生活——
柱:(拿起瓜)为王小燕考取大学——
燕:(拿起瓜)为我能顺利地迈进大学——
汉、燕、柱:(异口同声)来,干!
[西瓜相碰。
[瓜瓤四溅。
                                                                   定格

注:
我欲以此小品参加《安徽省文化厅2017“文化惠民消费季﹒好戏大家看”系列展演展示活动》,特发此帖,请领导审批。
系列简介:《花好月正圆》——王老汉生在皖北一偏僻农村。文盲。在儿子王玉柱扶持下种植西瓜并成为闻名遐迩的西瓜大王。为了让儿女不再继续自己没有文化之苦,坚决要把自己的儿女都送进大学。王晓燕如期考取中国农业大学。一家人却又为一时交不起学费而绞尽脑汁。山穷水尽,国家教育扶贫雪中送炭。《难忘今宵》——王老汉老当伏枥种植西瓜正如日中天,政府却收回了他家的西瓜地。王晓燕循循善诱。王老汉茅塞顿开。王老汉把土地补偿金全部捐献给国家教育扶贫基金会。《叶落归根》——王小燕大学毕业。王老汉悉数当年。王小燕赴任石榴乡村部第一书记。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严禁使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