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59阅读
  • 2回复

祭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痴糊狂客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5-04


祭祀


邵壮驾驶着自驾车匆忙地从县城赶回到老家,正好是早晨八点整。今天是他母亲田淑敏逝世的第一个祭期,所以作为长子的他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准时赶回到老家。
停稳汽车,手提祭品,推开驾驶室大门,众兄弟妯娌早已经在家门口程门立雪、恭候多时了。时间就是生命,邵壮一马当先,抱起跑到自己面前、刚刚呀呀学语的孙女邵恬静,带领众人一起朝老人家坟茔走去。
咦,阿花怎么没来?邵壮蓦然想起,眼睛迅速在人群里逡巡。还是没有。阿花哪里去了呢?
阿花既不是田淑敏的儿女,也不是田淑敏的儿媳妇,更不是田淑敏的孙女、孙媳妇,而是她老人家生前饲养的一条狗。
忙,忙,都忙,邵壮的父亲死于八年抗战,父亲死后有母亲田淑敏独当一面含辛茹苦地把众兄弟姊妹抚育成人。儿女们成家立业之后,各奔东西,诺大的一个院落只留下老人家一个人形影孑孓。还好,那时候老人家身体还算硬实,她拒绝了儿女们要求她搬去和他们一起居住的好意,自己在自家的院落门口开辟了一片菜园地,种起了蔬菜,自力更生,怡然自得。后来,老人家老了,一个人寂寞难耐,于是她又把孙子孙女们一个个都接到自己的身边来,自愿承担起抚养孙子辈的一把屎一把尿的工作。可是后来,田淑敏又眼睁睁地瞅着一个个孙子、孙女从自己的手心相继飞走。有钱难买老来伴。如今,老人家老了,也不能劳作了,自己越发的孤单难耐,可是眼瞅着儿孙们每天都脚不沾地儿地忙碌着,又一次次拒绝了他们邀请她与他们一同生活的好意。情急生智,邵壮从县城买回来一条小狗:“妈。要不,我这个儿子你就再辛苦一下,也把它抚养一下吧。”田淑敏惊诧不已。当田淑敏看清楚邵壮怀里抱着的原来是一条小狗时,微笑立刻涌上她山川纵横的面颊:“你放心,我保证把它抚养到成人。”
邵壮寻遍人群的前后左右,就是找不到阿花的踪影。这不对呀,自从阿花落足妈妈家之后,他们就形同母子,形影不离,一起赶集,一起下地,一起吃饭,就连睡觉也都是在一张床上,妈妈一头阿花一头的。现在,妈妈走了,阿花又会去那里呢?
“丽娟,阿花呢?”邵壮悄悄靠近老婆,轻声地问道。
“对呀,阿花呢?我也时好几天都没有见着它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魏丽娟努力地回忆着,“我记得我最后一次见到阿花还是在我妈妈出殡的那一天,它是跟在俺妈的棺材后面一起出的村庄。”
哼,畜生,有奶便是娘。妈妈这才去世几天,它就……邵壮默默地咒骂起阿花的狼心狗肺。可是寻找归寻找,咒骂归咒骂,邵壮带领一群人马不停蹄地继续朝老人的坟茔走去。
正是大豆生长的旺季,此时已经吸足了雨露的叶片,正随着晨风轻步探戈。
在一片绿色海洋之中,老人家的坟茔渐入眼帘。
一股悲怆油然而生,泪水在邵壮眼眶里萦绕。
“爷爷,阿花。”邵恬静突然惊叫起来。
“胡说,哪里有阿花?”邵壮强忍住哽咽小声地嗔怒道。
“你看——”邵恬静抬起小手,直指太奶奶的坟墓。
是的,趴在田淑敏坟茔祭桌前的正是阿花。一卜新土,几个花圈掩映,就在田淑敏坟茔的祭桌前面,阿花四肢匍匐,脑袋趴在伸直的两只前腿上,一动也不动,鼻息上沾满了已经干涸了的泥土。
邵强上前,抬起脚,狠狠地向阿花的屁股踢去。
阿花没有尖叫,也没有一跃而起,更没有逃窜而去,屁股只是软绵绵的随着邵强强而有力的一脚颤悠了几下。
邵强抬起脚,欲再次向阿花踢去。
“慢——”邵壮放下邵恬静,走到阿花跟前,蹲下,两指头一并,伸到了阿花的鼻翼前。
阿花早已经咽气多时。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严禁使用
离线小文子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5-12
赏读。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7-25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