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991阅读
  • 5回复

虎孩(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丹鹤鸣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8-05
/朱 祥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锣声立马让平静的李家庄沸腾起来了。
    庄子里的男女老少听到这样的锣声,都清楚,这是玩杂耍的来了,不晓得今天玩杂耍的,会有什么个新花样。男男女女,扶老携幼,急匆匆往村头的大槐树下奔去。
    六岁的小强也蹦蹦跳跳,跟着爸妈来到槐树下。
    今天玩杂耍的,听口音是个北方人,三十四五岁,三角眼,秤钩鼻。只见他扼腕抱拳,环顾四周,高声道:“名位老少爷们,大家好嘞!小的自报家名,姓张,排行老四,江湖人称张四。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今天小的来到贵庄玩把戏,少不了老少爷们多多捧场。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给十块不嫌多,给一分,不嫌少,实在没有,给两片山芋干也是你老人家的心意。”
    村民们听着玩杂耍的张四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开场白,急切地想看他有什么真功夫亮出来给大伙瞧瞧。村民们看到场子中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道具,只有一只箱子,还有一个被黑布蒙上的东西,至于里面装的是啥玩意,大家不得而知。
    只见张四先来了个鲲鹏大展翅,接着又打了一通拳脚,直累得“呼哧呼哧”喘个不停,却并没有赢得大家的掌声。
    “原来是这等三脚猫的功夫,还不如我们村西头李二愣打得好。”村民们纷纷议论着。
    正当大伙扫兴之际,张四突然揭开了一直罩着的黑布,原来是个笼子,笼子里面装着一只小动物。
    村民一阵喧哗,议论开来。
    “这是什么?老虎吗?”
    “我看像,是一只小老虎!”
    这位猜对了!这确实是一只小老虎。只见张四把小老虎从笼中牵出,举起鞭子,照着屁股“啪啪”就是两下,小老虎被打得一跃多高,满场乱窜乱跳,吓得观众大喊大叫,直往后退。
    可是孩子们却是初生牛犊,看得饶有兴致。特别是小强,更是一个劲想挣开父母的手,到中间近距离地抚摸一下那可怜又可爱的小老虎。
    虽然大家都听过老虎,但是看过老虎的倒没有几个,所以这杂耍算是成功的,大伙一个劲地往中间撒钱,不一会功夫,场子里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硬币。
    杂耍结束了,村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去,特别是孩子都希望这小老虎能留在村里,最好是留在自己的家里……

    张四一路上忐忑不安,生怕人家找了上来。回到家中,天早已经黑了,看看平安无事,这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庆幸自己平白无故捡到个孩子。再看车上的小强,不知何时就睡着了,张四把车停在院中,把小强抱下车来放在床上,又接着做了晚饭,喊醒小强一起来吃。
    哪想到,下午还听话乖巧的小强,被喊醒后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拼命要回家,要爸爸,要妈妈。
    张四倒是慌了手脚,这要是让左邻右舍的听见,你从哪弄来个孩子,还真不好给人家交待。看着在地上又打滚又撒泼的小强,张四手忙脚乱,束手无策。这时,放在院中笼子里的小老虎,也饿得在乱窜乱跳,嗷嗷叫个不停。
    张四看着老虎,再看着眼前的小强,心里烦躁至极,很多事情浮现眼前——
    这段时间,自己走南闯北卖艺,只因技艺不高,也挣不到什么钱,仅够一人糊口的。小老虎也日渐长大,又能吃又能喝的,何况十里八乡的人都早已看够了它那简单而又笨拙的表演。想到这里,张四的小眼珠子转了几转。
    “再不起来,再不起来我把你喂老虎!”张四急了,开始吓唬小强。可是任性惯了的小强并不吃他那一套,依然在地上打着滚,边哭边“爸爸”、“妈妈”叫个不停。张四心想,这要是被邻居看到,麻烦可就大了,再要报官,说我拐骗孩子,这大狱少不了要坐上几年。如果我能……我能……给他来个移花接木……
    张四想到这里,眼珠子再次转了转,先是转到趴在地上死活不愿起来的小强身上,再转到外面笼子中小老虎的身上。他若有所思,眼中露出歹毒的目光。
    再说小强丢失一事,很快在村子里炸开了锅。亲戚邻居都知道小强生性顽劣,年龄虽小,却是个十足的捣蛋高手,但他毕竟是个孩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今天走失了,乡里乡亲的,岂有不去帮着寻找之理。
    大伙先是把村里找了个遍,后又到周围村中寻找,特别是附近水沟、水塘、水井边,更是大家寻找的重点。晚上,大家提着马灯,边找边喊着小强的名字。一夜过去,孩子依然踪影全无。
    就这样一连寻找多日。小强的父母也喊哑了嗓子,哭干了眼泪,渐渐失去了希望,放弃了寻找。
    此时的张四,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他要实施移花接木的手法。他找来一块破布,硬生生地塞进了小强的嘴里,刚才还在拼命哭喊的小强,再也发不出声来了,张四又找来一根绳子,把小强捆扎起来。接着又把虎笼搬进屋内,把小老虎四肢也绑扎起来,张四操起一把钢刀,一刀扎进小老虎的咽喉,顿时,一股热血喷涌而出。小老虎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断了气。
    可怜小强,看到这里,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挣扎一下,使劲闭上了眼睛。
    这时,张四活生生地剥下虎皮,又举着刀对准了小强,小强一看张四拿刀过来了,吓得浑身抖动,仿佛秋风中枝头的叶片,他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一定想要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红了眼的张四,用刀朝小强的腿上、背上、胳臂上连划了几刀,顿时鲜血真冒,疼得小强躺在地上乱踢乱滚。
    “再哭,再哭老子就干脆一刀宰了你!”张四咬牙切齿威胁小强。张四把小张的衣服扒光,把刚剥下来的虎皮趁热给小强穿上,又用细绳从外面把虎皮紧紧扎上,接着找来针线,把虎皮缝合起来。这时再看小强,只漏了两只小眼,看起来活像只小老虎了。
    小强在极度惊吓和撕心裂肺的疼痛中昏了过去。张四心想:如果孩子醒来,势必还会大哭大闹,听说如果把人的喉骨取下,人就不能发声了,于是他把小强的喉骨取了出来。接着又把虎肉作了处理,房间也打扫了干净。

    第二天小强才从昏迷中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小强疼得拼命挣扎,嚎叫,可是他已经动弹不得了,更喊不出声来了。可怜的孩子,居然因为一时贪玩与好奇,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就这样,一连多日过去了,张四每天把做好的饭喂到小强嘴里,小强开始不愿意吃,但他毕竟是个孩子,熬不过饥饿的痛苦,无奈的小强也活像一只小老虎一样,啪嗒啪嗒吃着张四送上来的饭。
    渐渐的,那当时趁热扒下来的虎皮和小强割伤了的肉体长到了一块。从此,小强变成了“虎孩”。
    此间,张四不是白让小强吃喝的,他每天把小强用一根绳子拴上,在院里逼迫小强学习杂耍表演必需的各种动作——翻跟头,顺地滚,倒立行走,鞠躬施礼,地上捡钱,能教的都教,小强稍不听话,就免不了挨上几鞭子。小强心里实在想家,他想爸爸,想妈妈,想自己的小伙伴,想自己家门前的小河,他希望爸爸妈妈能来找他,把他接回家,他从此再也不顽皮了,一定听爸爸妈妈的话,做一个温顺懂事的好孩子……
    他起先在心里对张四怀有无限的恐惧,觉得他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怪,继而对张四怀有无比的憎恨,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又变得对张四怀有强烈的依赖感了,张四虽然打他,骂他,拿他当动物一样训练,但毕竟给他吃,给他喝,虽然吃的、喝的全是动物一样的食物,毕竟他不会饿死。有时张四上集购物,小强都会待在笼子里焦急地等待着他回来,可谓望眼欲穿,回家后的张四随手会扔给他一个桃子,半个小瓜,这足以让这个只有六岁的孩子心存感激了。
    张四等人走后,就和小老虎一道捡起钱来,每天都有不菲的收入。晚上,张四带着小强找个小旅馆住下,买了些酒菜,尽情享受一天的成果,也会把美味的食物放些到笼子里给小强吃。
    开始,张四还怕人认出这是个孩子,每到一个地方表演,总是速战速决,表演完了赶紧走人,可是时间长了,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了,表演的时候,他一手举着皮鞭,一手牵着绳子,小强稍有动作不到的地方,就会吃上他一鞭,小强只能按照张四的口令,尽量把老虎的威风表演出来。
    这天小强和往常一样,在笼子里,任由张四拉着去赶场,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一个村庄。这个村庄人很多,村民们听说又有个小老虎很不一般,男女老少都争着抢着来看表演。当张四把笼子上的黑布揭开,大家看着这只小老虎果然非同寻常,人群立即炸开了锅。
    “这是只虎吗?样子怪怪的。”有人议论着。
    “我看像只狼。”有人这样说。
    “我看倒有点像个孩子。”有人直接看出了不对。
    不过,即便看出来像个孩子,也不会往孩子上想的,毕竟这就是一只小老虎,那虎纹,那额头上隐约显现的“王”字,都实实在在地告诉人们,这是只小老虎无疑。
    一通锣响,小老虎表演开始了。只见它一会爬行,一会直立,一会倒立,一会又翻几个跟头,似乎还能作出喜怒哀乐各种面部表情。整个场子沸腾了,大家热烈鼓掌,一个劲地叫“好”,赏钱像雨点一样砸到场子中间,一分二分五分的,一角二角五角的,砸个不停。
    正当大家看得起劲时,只见小老虎发了疯似地不听口令了。它猛地朝一对夫妻窜去,但由于它被绳子拴着,绳子的另一头握在张四的手里,任凭它怎么窜,都无济于事。这一窜,反倒是把那对夫妇吓得不轻,生怕被小老虎咬着了,连连往后退。
    张四看到小老虎不听口令,就举起鞭子朝小老虎身上猛抽几下。此时的小老虎,根本不顾张四的皮鞭抽打,发出咿咿呀呀的叫声,前腿对着那对夫妇拼命摆动,那双眼睛不停流下泪水,放射出渴望、急切而又哀怜的目光。

    再说这对夫妇不是别人,正是小强的父母,他们认不出小强,更想不到这虎皮里包裹着的会是自己的亲骨肉,但是他们依然记得,正是一年前在村子东头带着小强看了杂耍后,小强丢失的。这一年多来,每逢村里来了外地人,无论是玩杂耍的把戏人,还是做小生意的货郎,夫妻二人都会不厌其烦地向他们打听可见过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
    此时的张四也若有所悟:这不会是小强家所在的村子吧,如果真的是,可就坏事了。不行,我得赶紧收拾道具,速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万一被人看出破绽来,麻烦可就大了。
    “各位老少爷们,今天小老虎有些小羌,我得把它带去看兽医,改天再来表演,好让老少爷们看个够。对不住,对不住大伙了。”张四极力掩饰住内心的恐慌,表现出淡然自若的神情,抱起双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身,对着兴致正浓的观众频频施礼。接着又举起鞭子抽打了小老虎几下,硬是给塞进了笼子。
    无奈,没看够的村民只得败兴而归。
    不到半个时辰,就看到前面张四正拉着车子在奔跑。大家一齐向他叫喊:“站住——,等一等——,站住——”
哪曾想大家越喊,张四跑得越快;张四跑得越快,大家追得也越紧。在一座小桥前,张四回头看看,自认为今天凶多吉少了,硬跑是跑不了了,就索兴停下了车子。张四捂着突突跳动的胸口,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心想,你们即便追上,又能如何,量你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会是个孩子。
    大家追到车子跟前,一把揭去了笼子上的黑布罩,看到里面的小老虎蜷缩一团,当小老虎看到来人中有自己的爸爸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只见他在笼中又抓又撞,跟发了疯似的。泪水哗哗哗流个不停。
    小强爸爸看到这可怜的小老虎,更加怀疑这可能就是小强了。
    “你真是小老虎吗?你可认识我?你为什么不说话呀!?”小强爸爸试探着问。
    只见小老虎不停地张着嘴,露出人一样的牙齿来,发出嘶哑模糊的咿呀声。
    “你可叫小强,可认识我吗?如果是的,就朝我点点头。”话音刚落,就看小老虎不停地点头。小强爸爸悲伤到极点了,他用颤抖的手打开笼子,一把将小老虎抱了出来。
    这时,小强的妈妈也赶来了,确定这就是小强后,看着孩子浑身长了老虎的皮,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不顾一切地抱住小强拼命哭泣。
    “小强,小强,我的孩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怎么变成这样了!”母亲的哭声划过了寂静的河面。
    张四看到自己把孩子当老虎的事情业已败露,吓得就想溜之大吉。可是愤怒的人们哪里还能让他轻易跑了,早把他摁倒在地,拳脚如雨点般落下,把张四打了个半死。
    “快把这个没有人性的畜生送去报官!”随后赶来的李老汉发话了。
    小强父母把小强抱回了家中。至于父母如何找大夫给他脱去虎皮,让他说话,给他疗伤,特别是心灵的伤,小强长大后又怎么样了,就不得而知了。(2016-7-2




离线小文子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8-06
欣赏朱老师的故事,生动,伤感。
离线丹鹤鸣霜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08-06
回 小文子 的帖子
小文子:欣赏朱老师的故事,生动,伤感。 (2016-08-06 17:20) 

谢谢刘校长!确实伤感了些。小时候听这个故事时,真的难受得不得了。
离线泗州散人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6-09-09
令人伤心伤感!
离线丹鹤鸣霜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9-09
回 泗州散人 的帖子
泗州散人:令人伤心伤感! (2016-09-09 10:42) 

谢谢散人老大,老故事!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7-25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