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296阅读
  • 7回复

被锁住的水母娘娘(民间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朱祥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9-13

            水母娘娘沉泗州的后续传说(链锁水母娘娘)
                                  文/朱 祥

    水母娘娘沉泗州的传说在泗县妇孺皆知,但水母娘娘是如何被捉、关押何处、状况如何,却有不同的版本。这里我就说说在我小的时候听大叔所说的一个版本。
    水母娘娘沉了泗州古城的过程,在此不必多说,单就水母娘娘沉了泗州后的结局说一个故事。
    话说在水母娘娘因为自己不小心而让张果老的毛驴踢翻了水桶、引发了水漫泗州的悲剧后,虽然她是无心,但也自感罪孽深重,心中整日惴惴不安,有大祸临头之忧。上天有好生之德,玉帝闻听此事,勃然大怒,遂命终日在下界巡游的张果老就地捉拿水母,永绝后患。
    这天水母待在家中,一夜无眠,唯恐玉帝降罪,就决定到虹乡地界躲躲,她趁着天刚蒙蒙亮,早早梳洗打扮一番。
    这水母不打扮则已,一打扮,原来是那么年轻漂亮。但见她双目含情,顾盼有神,面如满月,口若含丹,蛮腰恰如风摆弱柳,婀娜娉婷,小脚又如三寸金莲,半掩罗裙。水母打扮停当,细移细步,挎起她那装有五湖四海之水的小桶,化作回娘家的媳妇模样,一路向虹乡方向紧赶慢行。
    张果老倒骑蹇驴,不敢怠慢,直奔水母住处。可是到门前一看,大门紧闭,随即掐指一算,说道:“此女已逃往虹乡方向,我须立即追赶。”于是照着驴屁股就是一鞭,那驴四蹄腾空,腾云驾雾往虹乡方向赶去。
    再说虹乡是泗县的古称,自古以来就是一块风水宝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里有八处景点,即历史悠久的“虹乡八景”,魅力独特,远近闻名。
    张果老追至虹乡地界,远远看到前面有一妇人,正急匆匆赶路。他手搭凉棚仔细眺望,那不是别人,正是急于逃命的水母娘娘。
    张果老暗忖,此女道业深厚,如果硬拿,免不了与她一番打斗,定会恶风暴雨,何况她有一只神桶,若是激怒了她,弄不好可能再来个“水漫虹乡”,那将又会给虹乡百姓带来一场灭顶灾难,毕竟虹乡已是新建泗州府治的首选之地。想到这里,张果老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水母天未放亮就出了门,一路脚不着地奔跑,眼看日已过午,感觉腹中饥饿,噜噜作响。正在寻思找一户人家能饱饱吃上一顿,忽见前面有一小山,山门上书写“蟠龙山”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山下有一茅草小屋,门前有两棵参天的白果树,白果树投下一片阴凉。树下坐着一名老妇,端着一碗面条正吃得津津有味。
    水母走上前来,祈求道:“老大娘,我赶路饿得慌,肯请你老盛一碗面条给我吃好吗?”
    老妇人似乎连眼皮都没有提起,随手用筷子指了指屋内的小锅,说:“幸亏老身我今天做得多,看你长得眉清目秀的,不是坏人,应是良家妇女。你自己拿只碗盛吃吧。”
    水母走进屋内,拿起碗来满满地盛了一碗面条,又拿了双筷子,夹起长长的面条送入口中。可是当她第一口面条刚咽下肚时,顿时感到一阵揪心疼痛。老妇见此情景,哈哈大笑,现出原形,这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果老所化。只见果老伸手夺下碗来,顺势把碗里的面条牢牢抓在手里。
    这时的面条早已不是面条了,而是一根长长的锁链,锁住了水母的心,任凭水母怎么吐都吐不出来,怎么拽也拽不出来。水母疼难忍痛,不停在地上翻身打滚,泪流满面,原本梳扎得整齐的云髻弄得凌乱不堪,干干净净的衣裳也沾满了灰尘。可是,她的手里还紧紧地抱着那只小桶,不让它有半点倾斜。她知道,如果这桶里的水一旦泼出,就可能立马把虹乡大地化为一片汪洋,造成比当年泗州城大不知几百倍的伤害。
    张果老看到水母的样子,叹了口气,便急忙接过水桶,说:“娘娘啊,这事就怪不得老夫了。你作为司水之神,没有尽心尽力管好你的水,却因为粗心而造成泗州城沉没洪泽,万亩良田被淹,成千上万生灵化为水中冤魂。我奉玉帝旨意,今天是专门来捉拿你的!”
    水母稍稍缓和了一下疼痛,含着泪说:“果老,我错误已犯,再难挽回。我自知罪孽深重,纵然天打雷劈,也难抵罪过,所以我终日寝食不安,深深为之忏悔。今天既然被捉,我也无话可说,但不知果老要如何处置我,还请明示。”
    张果老指着不远处的一口水井说:“你看到山脚下那口水井了吗?此井为当年二郎真君担山逐日跺脚留下,深足百丈。今天就要委屈你,将你关在这口井里。”
    水母自知玉帝旨意难违,今日在劫难逃,也没有多说什么,便跟着张果来到井前。只见她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和衣裳,又把刚才被泪水冲掉的残妆补了补,依然如花似玉。水母站立井边,看着清澈的井水,井水倒映着蓝天白云,她知道自己一旦锁在井中,就将只能坐井观天,从此失去天空,失去大地和大地上的万事万物,更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自由。只见她忽又转过身来,问张果老:“果老,我还有一事要问。古来刑有期,罪有赦,我关在井中,何时能见天日?”
    张果老说:“等到天下太平,盛世来临,你自然能见天日。”
    水母说:“那好吧。”

    只见水母口含铁链,移步井台之上,望了望天空,又看了看井水中映出的清丽容颜,不由得再次落下几滴泪来,她猛然把裙裾曳起,纵身一跃,跳入井中,“噗通”一声巨响。那响声如晴空霹雳,惊天动地,井水溅起碎玉般的浪花,在天空顿时形成一场细雨,轻轻洒落大地。
    张果老把铁链这头牢牢地拴在白果树上,又从山上移来一块巨石,把井口牢牢盖上。
    泗州城自从沉入洪泽湖中,府治果然迁到流经虹乡的古老的隋唐大运河畔,经过几代人历经图治,又成为水陆交通要道,每日商贾云集,生意兴隆,再现往日繁华景象。
    人们经过蟠龙山,但见腰粗的白果树枝繁叶茂,有一根铁链拴在树上,通往石块盖住的井中,那铁链粗如手臂,附近历代村民也无数次地试图把石盖掀开,拉出铁链,一看究竟,无奈铁链太沉,怎么弄都拉不动,只好作罢。
    话说这一年秋天,有一牧羊青年,听说井中沉着貌若天仙的水母娘娘,就每日徘徊井边,默默祈祷,希望揭开井盖,一睹水母芳容,终于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午后,一声响雷过后,井里传来了水母的声音:“谢谢你,年轻人,虽然我看上去年轻貌美,但我比你的曾祖父的曾祖父都大,你不必为我有非分之想,好好放你的羊,娶上妻子,过好你的日子去吧。”牧羊人听到此话,激动得跪在井边,连叩了三个响头,希望水母娘娘现身指点迷津。这时井中又传来声音:“你往东南方向走去,那里有一贤淑恬静的美丽姑娘,就是你前世注定的有缘人。”牧羊人真的往东南方向走去,整整走了一天一夜,果然看到这里住着一户胡姓人家,家里有一年轻的姑娘,小伙子上门求婚,女子满口答应,于是结成了百年之好。
    转眼到了民国后期,国民党将领白崇禧的大军驻扎泗州城里,因为他们来自广西,所以当地人叫他们“蛮兵”,此时的泗州也已经改为泗县。一天,一支蛮兵开到蟠龙山上开采石料,见到白果树上拴着的一条粗铁链通往井中,不知那头拴的是什么,年轻的士兵们感觉奇怪,就想一探究竟,于是取来炸药准备炸开井盖。此时,旁边有一牧羊老人,立即上前劝阻,告诉他们此井并非寻常之井,里面困着二百年前水漫泗州的水母娘娘。在牧羊老人的苦苦哀求下,蛮兵这才放弃用炸药炸井的想法。不炸石盖可以,但是还得弄清这井里拴的到底是什么,于是几十个年轻力壮的士兵借助军车的牵引,硬把石头拖离井口。
    不拖则罢,这一拖,顿时井中洪波涌起,水注喷出地面约有上百米高。随后井中现出一头,长发披肩,面容娇美,淡定地对蛮兵说道:“谢谢你们让我又见了一回天日。可惜的是机缘未到,此时并非太平盛世,否则我就真可以重获自由了。”

    小蛮兵吓得魂飞魄散,四处逃命,而只有那名牧羊老人淡然站在井边不动。水母问他为何不跑,他说:“我自小就知道这里锁着水母娘娘,这还是我的祖父母告诉我的,他们让我永远记住你是他们的大媒人,是世上的大好人。”
    水母闻言,嫣然一笑,徐徐沉入井下,又听呼啦一声,大石块复移井口之上。
    这正是:

                            自古天灾总不休,黎民百姓恨悠悠。
                            街头巷尾犹传唱,水母娘娘沉泗州。

                                                                                                                 (2013912日星期四)

离线泗州散人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09-13
好文章,欣赏学习了!
离线lg50304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09-13
欣赏。这个故事,俺小时侯也听过。
    
离线丹鹤鸣霜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3-09-13
回 泗州散人 的帖子
泗州散人:好文章,欣赏学习了! (2013-09-13 18:21) 

谢谢散人老大,多多指点。
离线丹鹤鸣霜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9-13
回 lg50304 的帖子
lg50304:欣赏。这个故事,俺小时侯也听过。
      (2013-09-13 20:59) 

谢谢李先生,这个故事,泗县流传最广。我也是小时候听说的,早就想给写出来,只是觉得大家都知道了,写出来可能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离线lg5030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9-14
水母娘娘是一位有名的神仙,不知是什么厡因,在泗州被说成水妖?

     请点击“水母娘娘”参考。
离线丹鹤鸣霜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09-15
回 lg50304 的帖子
lg50304:水母娘娘是一位有名的神仙,不知是什么厡因,在泗州被说成水妖?
     请点击“水母娘娘”参考。 (2013-09-14 15:50)

你说的是。
这些都是民间传说,无据可考,版本众多,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写的这一篇,就是按照好的方面来写的,没有把她妖魔化。
离线继扬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3-11-14
丹鹤老师整理的故事很有意思,有很亲切的可读性,学习了
倾心十年,致力于搜集、整理、抢救、挖掘泗县本地民间传说传奇、民俗民风、民歌童谣......欢迎联系(电话QQ微信)1595575980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