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81阅读
  • 1回复

【转帖】洪泽湖地区安清帮的兴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迤逦轩主
 

孙以亮
安清帮,又名“清帮”或“青帮”,亦称“三番子”,属民间帮会组织。它起源于清朝初年,在清末民初期间得到迅速发展。笔者在查阅相关资料的基础上,现对洪泽湖地区安清帮的活动情况作一个简要的梳理和探讨,不足之处还望方家指正。

一、安清帮的起源
安清帮发源于运河沿线。古代陆路交通不发达,水路交通方便快捷,运力大、成本低,特别是大运河的开通,成为历代王朝赖以发展的经济命脉。明清时期,南方生产的大量物资、漕粮要经运河北上运输到北京。产生了大量围绕漕粮运输而生存的舵工、水手、纤夫、船主、兵丁、官员。处于社会底层的舵工、水手、纤夫们在长期实践中避免官员盘剥、船主的压榨利用,懂得了团结和组织起来的必要,开始利用宗教形式公开或秘密地进行结社活动,形成了行业性的水手行业帮会。
一切民间结社集会或农民、市民、军人起义,都离不开宗教形式,水手行业帮会也不例外。据说清雍正年间,曾有翁岩、钱坚、潘清三人在兵丁和水手中传播和发展佛教的支派白莲教,后秘密发展教众,形成特有的一种教派名曰“罗教”,他们三人后来被尊为‘三祖’。在漫长的演变中,水手行帮结合罗教的宗教形式,形成了“清帮”组织。
朝廷和官府需要要水手为漕运服务,也需要水手行帮组织帮其维护秩序、协调业务,这个组织逐渐被清廷利用。洪泽湖东部的淮安作为运河的中枢,曾设立漕运总督衙门,关闸栉比、辐辘轮凑,繁盛一时。大量的河卫兵丁、水手舵工、在此生存。淮河作为天然的航道,与运河在淮安交汇,西达蚌埠,东到淮扬,沟通江海。大量的物资要通过淮河到达淮安进行集散,淮河、洪泽湖往西成了淮安交通运输的腹地。
直到太平天国运动兴起,以及黄河北徙,人祸和天灾使运河漕粮运输完全终止,海运也渐行停息。五万人左右的漕运水手失去了固定职业,加上吃漕运饭的其他服务业人员,计有数十万人失业,失业人员有的加入苏北的捻军、幅军、江南的太平军,也有人加入清军。更多人因为社会动乱、流亡、破产,流落在洪泽湖周边,沦为船民、渔民,继续生存发展。
同时,国家对盐业实行专卖制度,淮阴的西坝(现属淮安市淮阴区)确定为淮北盐总汇之所以后,淮河一线作为食盐西进安徽的重要通道,大量的水手转而变成了私盐贩。因为苏北两淮地区有全国最大的盐场,贩盐的高额利润驱使该地区私盐历来盛行不衰。其实许多旗丁、水手在从事漕运工作时就夹带私盐买卖,和当地的盐枭建立良好的关系。由于地理位置接近产盐区和盐业集散中心,从事贩私盐的最多。为了团结起来和官府斗争以维持生计,他们按照水手行帮的规则组建了新的帮会,完全摆脱宗教职能,以‘安清道友’为名目,私结朋党,号称师徒,但仍然尊翁岩、钱坚、潘清的三人为老祖,真正意义上的“安清帮”就此得名,盘踞水路、陆路各个货场码头。(部分参考《安清帮与淮安》)
清帮是一个纵的组织,讲究长幼辈份,前有16字辈份,后又24字辈份,设有十大帮规。投奔安清帮需要两道手续,第一步上小香堂,先拜师傅做门生。第二步师傅认为门生可靠,便准许门生上大香堂。未上大香堂之前,称为“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加入清帮必须要有两名引荐人。清帮最主要的秘密是“三帮九代”,这是绝密暗号,也是在帮兄弟困难时跑码头混饭吃的法宝。跑码头有事相求、相会时要互相盘问, 谓之“盘道” 。安清帮内部编有一本经典性的书籍,  书名为《通草》, 又叫《海底》,专门介绍各种帮规制度。
清帮与同属帮会组织的洪门(或称红帮、洪帮)存在一定的渊源关系,但二者又有很多不同。“清洪帮”一说,其实就是指清帮与洪门,也指外界对一个人既有清帮身份,又有洪门身份的一种统称。清帮讲究辈份,洪帮称兄道弟。之前加入清帮的可以加入红帮,但之前加入过红帮的,就不能再加入清帮。故有“由清转洪,披红挂彩;由洪转清,抽筋剥皮”的说法。洪泽湖地区有的帮会头目,既是清帮,也属红帮。
二、洪泽湖地区安清帮的兴起
晚清时期洪泽湖地区发展起来的安清帮,传入的“三帮九代”的具体关系已经无法考证。1876年上海《申报》的一篇短论说:“安清道友之为患久矣,嘉道间,惟(除)粮船过境时,其党族无以为生,即散处各州县,名曰站码头。萃聚亡命、藐法殃民,初犹淮海一带,千百成群。今则蔓延江南北各地,无地无之,立宗派、别尊卑,逞凶结恶,结为死党”。大概能反映其发展蔓延情况。(《江苏文史资料集萃-社会卷》)
安清帮社会基础广泛,涉及三教九流,不仅有地方豪绅、工商学界、流氓盗匪、一般百姓,甚至还有政府官吏、差役和军营官兵。泗州安清帮主要有三个分支,即江淮帮、嘉白(北)帮和兴武帮。成员以本地船民和码头苦力为主,头面人物多是地方士绅和旧官衙官吏。
据民国《泗县志略》记载,“淮河,由五河县东下。三十里至巉石山入泗境。六十里至双沟镇,镇为第三区区署驻在地。距盱眙县城九十里,五河驶盱眙汽船。每日由镇经过。县之东南乡商旅物产,均由此上下汽船。安河:承江苏宿迁泗阳罗、安诸河之水,发水之期,可行帆船,附近河岸之农产物,均趁行船时运载出境。濉河:青阳镇,则凡风帆上下,终年不绝,东北乡粮食出境,咸以青阳为唯一市场。洪泽湖:位于县境之东。上述淮、安、濉三河船只,均下驶入湖以达江苏,湖内航线,取道高良涧,码头镇而入运河;取道蒋坝,过宝应高邮两湖,而下扬州入江。在津浦铁路未通以前,全县进出货物,胥惟湖运是赖,现虽改为临淮关上下大车,而大宗粮食,仍由洪泽湖装运出境。
泗县东部的洪泽湖地区,因为政治腐败,治安恶化,民不聊生,匪化严重,船民、渔民、农民、草民等相互为了生存找靠山,拜把子、认干爷、入帮入会的情况比较普遍。
因为翁、钱、潘三位老祖,只有潘祖广收门徒,将“潘”拆开,又叫“三番子”。解放后许多老革命、老同志的回忆文章中提到的“三番头子”、“老头子”,就是从这而来。安清帮的安辈传到民国期间,“大”字辈最高,但数量较少,“通”字辈人多势大,实力最强。洪泽仁和的王茂、岔河的吴从漱,蒋坝的向云广,章孟康等都是“大”字辈的清帮头目。淮阴的“自干队”团长韩雄就是属于“通”字辈。1930年前后,韩雄在淮阴西坝、王营一带大开山门,广收门徒。涟水一县有会众4000~5000人,盱眙县有近3000人。洪泽、淮阴、淮安等县也有大批安清帮成员。盱眙县境内的郑仲谦、王养吾、陈少怀都是淮泗帮的头面人物,淮河沿岸的双沟一带的清帮头目周耀之也较为有名。周是双沟镇人,曾于双沟大开山门,摆香堂收徒,其兴武帮有船36艘,取名为宝珠、顶木、湾沟郎,金如意、双飘带等,打着白色镶边的红旗,初一、十五打黄杏旗,运粮进京打“五爪金龙旗”。原泗洪县的陈集乡陆圩村的陆卫川,庙庄村的朱家英,闸塘村的卢新斋等均是三番头子。(引自《泗洪县志》)

民国时期洪泽湖西岸著名的土匪头子魏友三,发迹过程中也充分利用了安清帮的关系。据《湖匪老魏三》一文记载:“魏三有一次与当地一股土匪发生冲突,由于势单力薄,对方问魏三的老头(师傅)是谁。魏三想起了在张塘结识的许和途,便说出许是师傅,并派人至蔡庄请许去说情。当忐忑不安的许和途骑着毛驴赶赴魏三处时,还算对方给面子,双方最后握手言和。许和途是安清帮的分支‘江淮帮’的地方首领之一,加之其略粗文墨,曾在当地摆香堂收徒,扩展势力,与官匪均有勾结,遂成为地方一霸。老魏三作为一个外乡人,认一个官匪‘通吃’的人为靠山,也属理所当然(《宿迁市志》记载,老魏三也曾认宿迁蔡集乡豪绅孙立信为师傅)。从此以后,不知是魏三有了师傅做依靠,还是许和途有了魏三撑腰,双方的势力也急剧膨胀起来”。


离线迤逦轩主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1-14
三、安清帮的分化与瓦解

由于安清帮的成员复杂,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再加上其有严密的组织,社会影响巨大,成为中国民间的一股重要力量。日本侵略中国时,日本人曾专门派间谍搜集研究各地安清帮的情报,企图利用安清帮的影响组织伪政权,以华制华,达到侵吞中国的目的。例如晚晴民国初年盱眙县的郭济川,原是1913年倪嗣冲督皖时的一个帮带(相当于副营长),利用安清帮的“大”字辈的身份,扩充势力。在驻防盱眙期间, 任河防大队长,利用掌控淮河沿线的权利,走私贩运食盐、烟土,大发横财。抗日战争期间被日伪网罗,充当日伪盱眙县县长。其部下配合日军下乡扫荡百次之多。抗日根据地惨遭杀害的干部战士达30人。1951年郭被人民政府捕获处决。民国29年(1940年)高桥“通”字辈人物惠绍先与其子惠时雨,受郭的指示,纠合地方劣绅和门下匪徒27人进行暴乱,杀害永兴乡长1人,保长7人和看庙老人一名。

中共在洪泽湖地区活动初期,曾利用安清帮的社会关系开展过工作。也曾尝试以引导游民无产者的方式引导土匪归于革命,但未获成功。如1930年春,老魏三派数百土匪攻破金镇白庙四里路远的小彭圩,烧杀虏掠,死伤十几人,该村中共地下支部三名共产党员被枪杀,全圩18支枪被抢。中共泗县县委委员郭子化在白庙村许采兰的介绍下与老魏三见面,问其对共产党的态度?魏说,共产党是穷人的党,我们做贼的还不都是穷人吗?郭劝魏多做点善事,不要伤害无辜百姓。“魏没有表示什么,只是吸他的鸦片烟。”抗日战争爆发后,有的在民族大义面前,洗心革面、弃暗投明,心向共产党加入革命队伍;例如:

(1)泗县的苌宗商,出生于1897年,原名锡琏,又名路沙。民国18 年夏,任第七区自卫团(在四山)团总(即团练局长)。苌宗商攻剿土匪,每战均归功于属下,深孚众望。时中共地下党员王侠民任团练局文牍员,地下党员陈欣然等从事秘密革命活动,经常来往食宿其处,与其情谊深厚。苌宗商受王、陈熏陶,逐渐倾向革命。民国19 年秋,泗县石梁河农民暴动,国民政府泗县县长张海洲令其率部去唐沟堵击农民起义军。苌宗商巧与周旋,拖而未往。暴动失败,泗县行动委员会书记丁超伍被民练长周佐然捕获,苌宗商设法暗中将丁超伍释放。民国22 年1 月,苌宗商辞去团总职务,在家闲居,加入“安清帮”,广收徒弟,扩充势力,与张海生对抗。“七·七”事变后,张海生投靠日本侵略者,任日伪军一支队司令兼自卫团团长。在此形势下,苌宗商认为只有跟随坚决抗日的共产党,才有出路。于是毅然命婚期已定的独生子苌征(原名苌献敬)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后任人民解放军四野某团政治部主任,解放天津时牺牲),并以文天祥的《正气歌》自勉。民国27 年初,苌宗商任泗县第四区区长,次年6 月任灵璧县许志远部财政处长。7月,张爱萍,刘玉柱等来皖东北开展抗日革命工作,因苌宗商系开明士绅,民国29 年3月引荐他任苏皖边区淮北财粮处副处长。苌宗商经过长期革命陶冶,抗击日本侵略、救国救民的意志日益坚定,民国31 年1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年底,调任泗灵睢县县长。时泗灵睢县处于开辟的初期,日伪、国民政府军的实力大,而泗灵睢县只有百余人武装,必须仰仗统战工作的成功,才能使抗日革命工作得到开展。该地区的帮派头子,多系苌宗商的亲戚朋友,他的独特身份起到别人起不到的作用,利于打开局面。苌宗商以“安清帮”的身份与曹五城谈判,暗中做曹五城部下的分化瓦解工作。6 月25 日下午4时,新四军四师十一旅三十一团一营配合某部骑兵进袭曹五城据点,曹的部属里应外合,率众来投,并击毙了曹五城。同时,苌商宗开展扩军工作,一呼百应,壮大了武装,从而奠定了泗灵睢县濉南区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基础。

(2)梅子明,1884年生于安徽省泗县与五河县交界处关老庙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后随父亲逃荒要饭到凤阳县红心铺落户。曾帮人放过牛,当过长工,还曾入滁县瑯玡寺为僧四年。安清帮组织在嘉山县明光、管店一带很盛行,入帮的人很多。梅子明没念过书,但性情豪爽,善交朋友。经介绍,在壮年时加入了安清帮,后来成了头领,徒子徒孙达数千人。1939年4月,以成钧为团长的新四军第四支队挺进团开赴定远、凤阳、嘉山一带进行抗日游击战。成团长亲自到梅子明家拜访,使梅很受感动。在部队领导的影响和关怀下,这年秋,梅子明支持儿子革命,自己也参加抗日,为抗日做了很多工作。1939年12月初,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时化名胡服)到定远县后,得知梅子明这么大的岁数还为抗日做这么多的工作,很敬佩,择时接见他,赞扬他的革命热忱和不辞劳苦的工作精神。刘少奇离开皖东去皖东北、苏北之前,特地将自己心爱的乘骑棕红色骏马赠给梅老,以示对梅老的敬爱。梅子明和全家人都很受感动。

由于梅子明的革命立场坚定,功绩显著,1941年他被批准加入共产党,但未公开党员身份,由地区党的领导人单线联系,成了路西地区唯一的一名中共特别党员。为继续做好统战工作,他仍以民主人士身份和安清帮头领身份出面。他经常头戴礼帽,身穿长袍马褂,手持文明棍,骑着棕红马,时而游走在地主豪绅和工商大户家中,动员他们出钱出枪支持抗日;时而出入于伪军据点,向伪军进行宣传,指出他们何去何从的出路,使不少伪军弃暗投明。 1950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第六次会议讨论通过,任命梅子明为华东军政委员会土改委员会委员。梅子明于1950年8月25日病故,时年67岁。皖北行政公署念其功绩卓著,批准为革命烈士。(来源:《铁军》2013年第4期)

(3)郑梦华,1909年生于盱眙县城,毕业于上海政法大学。郑梦华的父亲郑仲谦排行老二,是安清帮“念二辈”,徒弟很多,约2000余人。郑梦华生长在这样的家庭,再加上其本人正直、忠厚、有学问,颇具威望。盱眙沦陷期间,汪伪政权拉郑梦华当“县长”,委任状送到门上,,他断然拒绝,搬到乡下抗日民主中心区洪泽庙桑圩子居住,为抗日救国做了大量的实事。郑利用各种关系多次进入盱眙城散发宣传品,伪军军政头头每人一份,直接送上门。城内枪支、西药、布匹,甚至伪县长家报纸,郑都能通过安清帮关系搞来。伪新附二区区长韩仞波弃暗投明,伪保安大队队长董树堂投降共产党,都与之不无关系。1944年春,为迎接抗战的最后胜利,郑梦九在大雪天拄着拐杖,走村串户,动员青年参军。不幸患上重感冒,未能及时治疗,与世长辞,年仅35岁。(引自《盱眙县志》)

(4)王养吾,1898年生于盱眙县城,是安清帮头目。1938年日军入侵盱眙,王养吾集中乡间民练汇集1800余人协同正规部队抗日,其中不少为安清帮会众。自己还率先捐粮捐款,筹集军饷,受地方拥护。后被秦庆霖委任为区长,但因抵制秦的横征暴敛,被解职。又因吸食鸦片罪被关押,并挨了40大板,一再受辱后,赴泗县官镇养伤。1940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盱嘉办事处副主任,盱眙县副县长等职。抗战胜利后,加入共产党,并出任县长。1975年病故。(引自《盱眙县志》)

(5)赵子和,属于安清帮的兴武六帮,“通”字辈,黄埔军校六期毕业生,在泗县参加过安清帮。1 9 4 6 年前后,淮北地区白色恐怖严重, 地下党员宋明高、陈川、邹希明委托赵子和以安清帮的名义收徒, 以保护革命组织。他慨然应允, 并把全家福照片交给中共华中五地委书记曹荻秋, 以表示信义。

(6)夏如爱 ,又名夏沛然,江苏省淮阴县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参与组织苏北抗日同盟会。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新四军华中总指挥部陇海南进支队第八团参谋长、泗沭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中共泗沭县委书记。曾加入安清帮,拜“大”字辈冯守义为师,利用安清帮的关系广收徒弟。1945年4月随叶飞等率领部队南下浙西,先后任天(目山)南行政区专员公署专员、中共长兴县委书记。同年10月随新四军苏浙军区部队北撤。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中共烟台市委副书记,胶东北海地委副书记。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共邵阳地委书记,湖南省计委主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湖南省副省长,商业部调查研究室代理主任,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1985年9月23日在北京去世。

(7)夏仲芳,抗日战争期间曾任中共抗日民主政权的淮阴县长,通过关系拜涟水“大”字辈帮人高道衡(时住徐州)为师,开展工作。还有当时的中共淮阴县联络处组织科长刘僮,属于“通”字辈,为了搞统战,曾摆香堂收徒弟500多人。时任淮阴县区长的马道元,区委书记燕铭都加入过安清帮,收过徒弟。这些人中大部分后来在其“师”的带领下走上革命道路。

抗战前后,国民党政权也积极拉拢安清帮,以扩大自己的实力,部分安清帮的头目被国民党利用,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有的投靠敌伪;还有少数人沦为土匪。例如:

(1)民国27年(1938)4月,秦庆霖接任盱眙县长,上任后就急忙收编安清帮武装。半塔集的陈少怀,是淮泗帮的头子,徒子徒孙多,并拥有枪支,秦以开会为名把陈诓到县政府软禁、缴枪。又以吸食鸦片不改及抗拒命令之罪处决,从而控制其武装。5月,秦又将王养吾的民练收编入自己管辖的“抗日自卫军”。

(2)洪泽湖匪、渔霸和三番头子高铸九,早年在西北军刘汝明部任职,后回乡利用安清帮的地位扩充势力。高与当时泗县各区的大地主都有往来,与其拜把、认其做干爷的人很多,代表大地主利益,属于泗县“明派”(崔庄张明甫一派)。中共开展统战工作时,他曾任过地方政权的乡长,后拖枪叛变,与共产党为敌。其部被新四军剿灭后,逃往盱眙投靠日伪。抗日战争胜利以后,高铸九又被收编为国民党特务,成为国民党盱眙县调查统计室主任。民国36年(1947)7月18日,被共产党在老子山击毙。

(3)淮阴县“通”字辈头目吴漱泉,拜“大”字辈高道衡为师,养兵数百,贩卖军火、烟土、私盐,牟取暴利。民国24年(1935)王德溥剿匪,吴在缉拿之列。“七七事变”后,王听人说他带兵有方,召回授以军职,以抗击日军,吴屡创日军,升旅长。一次率部与日军苦战7昼夜,吴重伤被俘,遂降日沦为汉奸。1945年9月,被我军击毙。

(3)还有洪泽湖西安河洼的孙乃香,原是半城镇商会会长,也是个青红帮把头,徒子徒孙很多,手下有100多人的商民自卫队。1940年夏被共产党改编入皖东北专员公署警卫营,给予连的建制,当年11月底叛变。1941年初被新四军剿灭,逃往老子山。后投靠日伪充当盱眙县日伪淮河大队大队长。

(4)还有记载民国32年春,老子山镇清帮头子毕玉峰,勾结李长余,索锦官等30余人,阴谋打掉区署,夺取老子山队枪支,投奔日伪,事发后被镇压。双沟镇一带周耀之打着安清帮的旗号,与日本人勾结,后又与国民党来往,曾任国民党淮河支队副队长,其徒弟达500多人。

四、安清帮的覆亡

安清帮曾经作为一个严密的民间组织,影响甚至左右过历史前进的车轮。晚清民国以来,洪泽湖地区的安清帮活动比较活跃,但也带有封建糟粕色彩,必然会在历史的滚滚洪流中被淘汰。由于各类会、道、教、社大肆泛滥,混合生长,多名、重名和改名屡见不鲜。中国共产党政权将其统称为会道门,安清帮自然也在会道门之列。

抗日战争期间,共产党初到洪泽湖地区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时,部分反动的安清帮组织与当地日伪顽军相关勾结,破坏抗日民主政权。1941年5月,中共领导的新四军就曾开展过洪泽湖剿匪战斗,消灭与瓦解了洪泽湖上以陈佩华、高铸九为首的安清帮反动土顽势力。将洪泽湖变成了连接淮南、淮北以及淮海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内湖。

1949年1月4日,华北人民政府发布《解散所有会道门封建迷信组织》的布告,提出“自布告之日起,所有会门道门组织,应一律解散,不得再有任何活动”。老解放区率先取缔了封建会道门,但却迟迟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取缔会道门的工作。因为中共与帮会有过长期合作的经历,而解放军进军上海和四川等地时还一度得益于帮会势力的中立或起义,若此时贸然宣布与帮会决裂,不仅给人“背信弃义”之嫌,还可能引发帮会势力的强烈反抗,严重威胁尚不稳固的新政权。

但随着朝鲜战争爆发,朝鲜人民军迅速败退,中国被迫入朝作战,但国内还广泛存在国民党残余势力,特务、土匪和其他反革命分子活动猖獗。1950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在这个指示中,曾经一度在镇反之外的“会道门”组织也在打击之列,正式表明了共产党帮会政策的改变,由此掀起了全国镇压“会道门”的高潮。1951年4月,淮阴、泰州地区及安徽淮河沿岸等水上公安系统调集一万余人,分片对洪泽湖区进行社会治安清理,彻底肃清了湖区匪特。安清帮组织也在这场声事浩大的镇反运动中成为历史,各种封建会道门在洪泽湖地区乃至全国也基本绝迹。

(孙以亮整理、2018年1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