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6阅读
  • 0回复

四山义冢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迤逦轩主
 

清:龚起翚(虹县知县)著
本文由惠杉、刘康凯点校


生,寄也;死,归也。达人旷观,有何惋惜?曾氏子兢兢业业,履薄临深,亦致谨于生前耳,迨其后而已。死则飘为浮沉,荡为冷风,听其与太虚同尽,又奚必觅郁郁葱葱之佳城,以图久存哉?虽然,掩骼埋胔,王政不废。道上遗骸,河边浮骨,见者伤之,则封土以葬,俾逝者有所依归,亦仁人孝子之用心也。虹之极北皆水乡,凄、唐沟,民闾丛深,悉沉波中。南距龙山,北距赤山,东距朱山,多或数十里,少亦十数里,其中浩浩淼淼,无高阜可凭,止四山屼峙湖中。余既迁其受水残黎以居之,使有宁宇矣。自后,此山之父老子弟,生于斯,长于斯,能保其不老死于斯乎?不为之开地以瘗,万一有垂老之人溘然长逝,将怅怅其何之耶?因与姚生道美谋封地一区,旁竖四石为界,中立一义塚碑,俾本山附近居民,皆得营瘗其中。则生有宇而没有茔,可无漂泊之叹也。塚成,或有嘲余者曰:“先贤云:于蝼蚁何亲?于鱼鲦何仇?今侯此举不几亲蝼蚁而仇鱼鲦乎?”余曰:“不然。高流之胸次则一,世俗之识见各秩。设投尸水中,执途之人问曰:尔忍乎?不忍乎?则必曰不忍。然则余亦从其不忍者而已矣。汨罗、釆石,古今有几?名人若必欲凌万顷之茫然,溯流光而捉月,发其问诸水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