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12阅读
  • 6回复

駱庙,不只是一个村庄,是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leeroo234344
 

    駱庙,不只是一个村庄,是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小时候的记忆中,那时候的駱庙,虽然在街道建设上可以说很破败;但,很热闹、很“繁华”,人气很旺。自从新一轮的行政区划调整,駱庙撤区并乡,原駱庙乡不复存在、人民公社也成了永远的回忆。駱庙降级为村,街道成了国家不曾投资的乡集。相关的政府机构、部门相继搬迁到了山头,駱庙什么都没有了!
    首当其冲的一些单位也没了,比如食品站、供销社、邮电局、信用社、棉花收购站等。在最后的记忆中便是駱庙粮站,偌大的一个院子。几何时,曾幼小的我们能跟上交公粮的粮车,随大人们一起送一次粮是多么开心的事情啊!偌大的院子里,朴素的、勤劳的十里八村的人们往来穿梭,头戴草帽、肩膀搭着手巾,步履匆匆,或者手握木锨,或者抱着交完粮的空“鱼鳞口袋”。
    门口不时传来卖冰棍、雪糕,饮料的叫卖吆喝声。当时的我们若能吃上两个冰棍,那么冒着酷暑跟路走一遭,也就值了,若是家里条件许可,在交完公粮后,还能卖上点市场价的粮食的话,家长们手里的钱活泛了,说不定还能吃上雪糕呢。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接下来,时间的车轮便驶进入九十年代中期,我们迎来了盼了五年的初中(当时小学五年制)——駱庙初中,当时的我们似乎觉得泗县都是特别遥远的地方,如果不是村干部、家庭经济特别好人家,一般不考虑进城读书。当然各小学里成绩特别好的,被泗中直接招去的除外。
    读了初中,算是个小大人了,那时候的駱庙南门的棉花收购站尚在,家里卖了棉花,有时临时给钱,有时只给开张票,等钱到了再领钱。家长们忙于农活,懒得跑二趟。作为家里的一员,有义务代劳领棉花钱,当然,这样的机会要落在家长信任的孩子身上。因此,棉花站的取款的小窗户,成了当时许多孩子曾经的记忆。信任是相互的,家长对你是信任,自然你也要让家长信任。领到的钱,虽然做不到“如数”上交,起码得“整头数”上交家长,即便如此,当时的我们还是蛮开心的、挺满足的。那个只能容得下一个拳头👊 进出的、圆拱形的木板小窗户给少年时代的我们留下了一段深刻的记忆……
    曾几何时,你还记得街道上那一、两家帐篷面馆,一元钱两碗曾让你填饱肚子、驱赶寒冷的热汤面吗?
    曾几何时,你还记得为了照一张靓丽的彩色照片、而又心疼爸妈给的仅有的一点零花钱,在青青照相馆门前的徘徊吗?
    曾几何时,你还记得你花了3元钱在学校旁边那个时尚发廊理了一个酷酷的发型而到教室在女生面前展示吗?
    曾几何时,你还记得在中学对面的那家书店,摸摸包里的硬币,是选择买书还是选择午饭的艰难决定吗?
    駱庙,一个时代的记忆,一段一群人的抹不去的记忆。






潼水清漾
离线迤逦轩主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8-13
楼主是骆庙中学哪一年毕业的?我也是骆庙中学毕业的
离线小文子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8-17
‘’駱庙,一个时代的记忆,一段一群人的抹不去的记忆。‘更是我们这代人抹不去的记忆。‘欣赏佳作!

离线小美妖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9-10
回 迤逦轩主 的帖子
迤逦轩主:楼主是骆庙中学哪一年毕业的?我也是骆庙中学毕业的
 (2018-08-13 09:41) 

请问你是骆庙中学哪一年毕业的?
努力写好文字。
离线小美妖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9-10
楼主是哪一年骆庙中学毕业的?
努力写好文字。
离线小美妖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9-10
朴实的文字,真挚的情愫,勾起了酸涩的回忆。
努力写好文字。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9-20
或许,骆庙只是个符号。一代人久远的回忆,有过繁华,也有过失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