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1阅读
  • 0回复

万种风情 上帝都给了新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素尘瑾
 

  【万种风情 上帝都给了新疆】驼铃声、胡旋舞,古远而神秘的气息,随丝绸之路,从西域而来,带着摄人心魄的美。乌孙、楼兰、龟兹,只这些西域古国的名字,便流露着道不尽的异域风情。对这片远离海洋的深陆,未曾到达时,便已有了前世的执念。国内旅游险小编提醒大家出门游玩的话,要注意安全。


  踏上千年丝路
  追逐你的脚步
  一座天山横亘新疆,将这片土地天然分为北疆与南疆。与北疆相比,南疆更添一种原始的生命力,和至纯至朴的民族风情。 当你站在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上,他的大气与壮阔,是高原袭来的风,不可抵挡。当你穿越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她的孤独与自由,是沿途不绝的沙丘,叫人甘心沦陷。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当你游走在喀什的大巴扎,热闹的市集弥漫着波斯风情,便会带你进入神秘的西域。
  巴扎是波斯语中「集市」的意思,有声有色的集市是喀什生动的风景。
  衣着鲜亮的维族姑娘,琳琅满目的西域乐器,古韵犹存的土陶,恍然间回到了繁盛的丝绸之路上。
  凑近那些闪烁着异域风情的物什,悬挂的毯子将南疆神秘一一描摹,古老的纹饰经纬交织,诉说着古老的文明。千年之前,由长安出发的商人皆汇聚在喀什,让这里的生活变得繁华而热闹。
  乌斯塘博依路上有座极有名的老茶馆,二楼的阳台上总是坐满了喝茶、晒太阳的老人。楼上传来欢快的弦乐声,心情跟着旋律而轻松愉悦,好似南疆瓦蓝的天。
  走在喀什老城迷宫般的街巷,古老的建筑是沙漠的黄,装点着明媚的色彩、繁复的纹饰。就像生活在沙漠中的绿洲喀什,偏要成为这连绵黄沙中最亮眼的生命。
  在喀什的塔什库尔干县(塔县),西面便是号称世界屋脊的帕米尔高原,只消一眼,他的雄伟壮阔便直击灵魂深处。巍巍昆仑,雪山如盖。天气晴好的日子,在塔县北望,慕士塔格峰的巍峨身躯清晰可见。终年不化的巨大冰盖,如同晶莹的冠冕,无不透露出慕士塔格峰「冰川之父」的王者地位。
  塔什库尔干是维语中「石头城」的意思。在塔县东北,有座荒凉却壮美的石头城堡,是丝绸之路上的繁华遗梦,是粗犷豪放的西域故城。
  如今,行走在苍茫的城堡间,追随着唐代的遗踪,遥想盘陀国昔日的繁华。
  登临石头城,在茫茫的石头间,望见一片水草丰美的草原金草滩,恍若隔世。羊悠闲的漫步,野花拔节生长,草原与远处的雪山,近处的石头城堡,构成一处遗世独立的雪山秘境。
  当黄昏降临,整座石头城便呈现出层次丰富的光线,透露出沧桑而扎实的时光质感,如同她历经的千年,隐藏有不为人知的神秘故事。
  一只雄鹰划破长空,翱翔于雪山之巅。塔吉克人世代生活在这片高原热土上,雄鹰是他们崇拜的勇士。他们的血液中天然流淌着勇猛和不羁,向往着长空浩荡的自由,是鹰之民族。
  在喀什的东面,横亘着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它被称为「死亡之海」。就是在这片「死亡之海」,两条公路贯穿大漠南北,穿越了大半个新疆。一条连接着轮台和民丰,另一条贯通阿拉尔与和田。
  驱车其间,扑面而来的便是这片广袤疆土的狂野。沙丘如翻腾的波浪,无边无涯,空气中飞扬着无尽的自由气息。
  从南边的民丰到北边的轮台,塔里木河蜿蜒在漫漫黄沙间,苍凉与宁静并存,柔美与粗犷并行。途中有郁葱的灌木,坚韧的胡杨林,还有大漠深处传来的驼铃声,在这般辽阔荒凉的沙漠中,生命的奇迹才最叫人惊喜。
  在沙漠的北端,有座峭拔而神秘的峡谷,库车大峡谷,远望是仙境琼阁。站在谷底仰视,山崖如斧劈刀削,只觉陡峭的峰峦似乎随时会压下来,有种惊心动魄的震撼。
  尽管谷外太阳炙烤着大地,一入谷内,顿生清凉。峡谷内细沙铺地,好似行走在沙滩上。在天然洞石「旋天古堡」内,安心坐下,听着清泉叮咚,身心也随之远离尘嚣。
  在这片雄壮又幽静的峡谷里,隐匿着一座大唐石窟,阿艾石窟,精美的壁画、低眉慈目的佛像,在风沙中千年未损,足以媲美敦煌莫高窟。千年前,僧人跋山涉水而来,他们将信仰安放在这里,让你疲倦时,心灵得以停驻。
  南疆弹拨着令人着迷的琵琶曲,飞越无垠沙漠,盘旋于亘古高原。这片粗犷的土地,不善言辞,却连一粒沙、一块石都在述说丝绸之路上千年的故事。这片风情的土地,不事雕琢,却连那最明媚的色彩、最欢快的弦乐,都在惊叹这广袤疆域的壮美。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