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19阅读
  • 3回复

移泗州治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迤逦轩主
 

直隸泗州知州張佩芳撰
湖北巴東縣知縣梁巘書
泗州在省西北轄天長盱眙五河舊治在其疆域之南淮水之北去盱眙二里康熙十九年淮漲域圯後建治盱眙山之巅其所治乃在西北懸絕淮湖遠者至百五十里虹屬風陽府地小而高鄰於泗乾隆四十二年巡撫閡公以治隔淮湖控馭不便虹最近泗請裁虹為泗版圖民賦一併於泗而以其城為州治又於泗之半城增設州判一員上從其請四十五年余由壽遷泗士民請曰移治三年矣兩地之人稱便皆撫軍之賜乞為文記之
古者建國必相形勢之宜所以勤民而出政也上之于下猶父母之于子子而遠於其親親而不能煦噢其子則情意乖離不可一日為治古之聖人有因河患而屬遷者當其時民皆安士重遷一旦越山逾問定居於千里之外故民之從之也難迨至事已定居已奠夫猶孜孜于鞠謀差移此以就彼必使彼之亦樂有此凡以為民而已泗之為患莫大於淮然河未南趨淮固不能病泗河遏於外淮漲於內斯無歲不憂沉溺有謂泗舊治徐唐移之為非今徐城已沒水中古志之不足恃如此虹故屬泗今越泗之五河一百八十裏而遠屬之風亦非虹之便故以虹為泗不勞力不動眾泗故樂有虹虹亦樂為泗也蓋其於泗也無涉淮逾湖之險其於虹也有去遠即邇之逸法天有善於此者矣或曰虹北去河不二百里使如異日之淮於泗將如何餘曰自河失故道中原皆其糜爛之區昔之人常欲大徒瀕河之民決堤防而導之訖不能行非一世之故已且有天下之利害有一郡之利害不可以天下之害廢天下之利尤不可以天下之害廢一郡之利況由公之所為淮之豈為一郡之利害也歟
大清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立石
江寧王聲遠刻
离线迤逦轩主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5-22
古者建国必相形势之宜,所以勤民而出政也,上之于下犹父母之于子,子而远於其亲,亲而不能煦噢其子,则情意乖离,不可一日为治。古之圣人,有因河患而属迁者,当其时民皆安士重迁,一旦越山逾问,定居於千里之外,故民之从之也难,迨至事已,定居已奠,夫犹孜孜于鞠谋差移此以就彼,必使彼之亦乐有此,凡以为民而已。泗之为患莫大於淮,然河未南趋,淮固不能病泗,河遏於外,淮涨於内,斯无岁不忧沉溺,有谓泗旧治徐,唐移之为非,今徐城已没水中,古志之不足恃如此,虹故属泗,今越泗之五河一百八十里而远属之风,亦非虹之便,故以虹为泗,不劳力,不动众,泗故乐有虹,虹亦乐为泗也,盖其於泗也无涉淮逾湖之险,其於虹也有去远即迩之逸,法天有善於此者矣。或曰虹北去河不二百里,使如异日之淮於泗将如何:馀曰:自河失故道,中原皆其糜烂之区,昔之人常欲大徒濒河之民,决堤防而导之,讫不能行,非一世之故已,且有天下之利害,有一郡之利害,不可以天下之害废天下之利,尤不可以天下之害废一郡之利,况由公之所为,淮之岂为一郡之利害也欤?大清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离线迤逦轩主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5-22
泗州在省西北,辖天长、盱眙、五河,旧治在其疆域之南、淮水之北,去盱眙二里,康熙十九年淮涨域圯,后建治盱眙山之巅,其所治乃在西北,悬绝淮湖,远者至百五十里。虹属风阳府,地小而高,邻於泗,乾隆四十二年巡抚阂公以治隔淮湖控驭不便,虹泗,请裁虹为泗,版图、民赋一并於泗,而以其城为州治,又於泗之半城增设州判一员,上从其请。四十五年余由寿迁泗,士民请曰:移治三年矣,两地之人称便,皆抚军之赐,乞为文记之。
离线迤逦轩主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5-22
"移泗州治记碑"系清乾隆四十五年(1781年)的石刻。石碑计两块,长206公分,宽77公分,楷书正体。全文35行647字,乾隆四十三(1779年)年直隶泗州知州张佩芳撰,当时书法名家湖北巴东县知县梁巘书。碑刻记载了康熙十九年(1681年)泗州古城湮没后,州治暂寄盱眙山,后迁至虹县的一段故事。"移泗州治记碑"原砌于县衙大堂后墙上,后砌于县委宿舍后墙上。现藏于泗县博物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