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01阅读
  • 23回复

随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3-28

我喜欢黑夜,又讨厌黑夜。

喜欢夜的辽远,讨厌夜的无聊。

黑的夜,星星像个灯笼。每盏灯笼都在不停的晃动,像闪耀着暖色的霓虹灯,又像酒吧里歇斯底里的红男绿女,也许是人来人往的夜市,更像是顾城在寻找着光明。

月儿格外的亮。

嫦娥坐在藤椅上不停的摇着纸扇。飞舞的蝴蝶,诱的玉兔焦躁不安,很想挣脱嫦娥的怀抱,可惜不能。桂树下,五大三粗的吴刚,一边磨着斧头,一边皱着眉头。

南天门,敞开着,不知道悟能现在怎么样了,云栈洞?高老庄?净坛?还是开着酒楼?

黑的夜,又是沉醉的。

独坐小楼,莫言的笔天马行空的飞舞着,天上人间的穿梭。鲁迅的烟卷显得格外亮,像幽灵,又像渗人的锋刃。贾平凹好像在认真的练习着书法,或许明天会卖上很多很多的钱呢!

夜路上的女人,紧握着皮包,紧张的左顾右看。

脑子大脖子粗的厨师们满头大汗。大腹便便的政客,也许是老板或者经理在说着笑话,荤的,素的,见得光的,见不得光的。

一份份交易,进行着,可以是在桌子上,也可以是床上。

旅馆的生意格外的好,尤其在春风沉醉的晚上。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4-03

十一

英雄难过美人关。

英雄,宋喆不是,是狗熊,更过不了美人关。狗熊,还有几分可爱。宋喆却只有可憎可恨可耻可怜可悲可叹。他是王宝强的经纪人,却偷食主子的老婆。所以只能是畜生。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莫大之恩,却报之于偷食。所以,宋喆只能是畜生。

马蓉,一个花瓶似的女人,却不安于做花瓶,醉卧在秦淮河的花船里。醉死梦生,醉生梦死。世人比其为潘金莲,我看是世人高看了她。潘金莲有欲的宣泄,却也有几分真情,至少对西门有几分真情。她要是潘金莲,王呢,所以我说她不算是潘金莲,虽然比潘金莲还潘金莲。

王宝强,草根明星。憨厚老实,自不必说。他和马蓉的认识,原本就是个错误。错误的地方,认识了错误的人,才有了错误的事。错误的结局,便有了错误的悲壮。

忽然想起来黄渤。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知道自己不该干什么。洁身自好,静处其身,静善其身。

对爱的选择,对爱的坚守,不是王宝强能比得了的。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4-08

十二

风在怒吼着。天地虽然没有变了颜色,却变了脸,让人不寒而栗。

青翠的白杨像醉了酒,东倒西歪。杨柳不再婀娜,鲜花不再鲜艳。梨花带雨,很是委屈。海棠啜泣,已成泪人。娇儿皱眉,失去欢笑。爷奶牵挂,送衣学校。摇摇摆摆,车晃人摇。

天气多变。人生多变。居安思危,保暖思穷困。天若无情人有情。

耐得住风雨赏彩虹。守得住自己见真工。

也许是老天爷的考验,也许生活本该如此。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4-08
  
离线ahsxdhzx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4-18
回 天蓝色补丁 的帖子
天蓝色补丁:[表情]  [表情]  (2018-04-08 16:45) 

欣赏郭老师的美文!语言简洁,干净利索,生动传神!
华丽的辞藻,不如深情的文字。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04-24

十三

青翠的白杨,是春天的使者。鸟儿栖留在枝头欢快的歌唱。

浓绿的白杨,是骄阳的信者。黝黑的土地承受着炽热的考量。

金黄的白杨,是丰收的希望。曾经的汗水闪动在收获的匆忙。

寒风中的白杨,是孕育的时光。万物的思索在等待着,等待着那声春雷的轰响。

我如一只小鸟,飞动在青翠的白杨。带走一片浓阴,为收麦子的老人遮雨挡凉。擦干涩涩的汗水,飞向陌生的他乡。缭绕的烟雾中,问声灰色的头像,家乡的父老,你们还好吗?

心,很累。心在沉睡。生活在沉醉。

孤独的晚上,咽下孤独的眼泪。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04-24

十四

又闲走在乡间小路上,漫无目的的闲走着。

路边的蚕豆,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像插着野花的虎妞,又像是游走大观园的刘姥姥,倒也有几分可爱。娴静的麦苗默默的思念着多情的雨水。

寥寥的几处人家,大门紧锁着。主人,也许是实在闲着无聊,走家串户了吧,也许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无聊的电视,也许在串着加工费很可怜的珠子,借以打发无聊的时光,也许是随着自己的男人穿梭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也许在赌桌上和一群同样的妇女在炸金花,也许在做着梦,少女时代羞涩的梦。

小桥。流水。

桥,还是那座桥。水,还是那捧水。

桥下有水。桥上很少有人。只有电动车匆匆的驶过。还有像我一样闲走的人。

远处传来几声犬吠,紧一声,慢一声,打破着乡村的宁静。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04-27

十五

放下人生暂时的喧哗,在自然的美色中超度自我。

晨曦中的公园,有一步没一步的老人。环城路上,健步跑行的中年人。霓虹灯下,扭腰作势的妇女。

老人平静的表面下,是对人生终点站的恐惧。恐惧中,加紧对身体的锻炼。

老年人是中年人的影子。当他们看到老年人力不从心的表现,所以想尽可能的留住岁月的年轮,因为还有很多事要做。安扶年迈的老人,安慰年轻的孩子,安定面对生活犹豫着的妻子。而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强健的体魄,承受住风吹雨打的心脏。

女人的爱美是天性。女人的幻想是部连续剧。幻想中的现实,需要曼妙的身体做支撑。年轻的女人,靠的是圆鼓鼓的牛仔裤。褪去铅华的女人,靠的是优雅的谈吐。夕阳下的聪明女人,喜欢在广场上找回年轻的感觉。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05-03
哦--,哦---,哦!
小孩要睡觉喽,
老鼠要上吊喽----

小燕子哟,飞得高。
骑白马哟,带小刀。
小刀快哟,切白菜。
白菜老哟,穿红袄。
红袄红哟,给懒龙。
懒龙懒哟,给黑板。
黑板黑哟,给粪堆。
粪堆臭哟,切腊肉。
腊肉辣哟,切黄瓜。
黄瓜苦哟,切牛肚。
牛犊一翻眼,哎呦!
七个碟子八大碗!

哦--,哦---,哦!
小孩要睡觉喽,
老鼠要上吊喽----
离线郭荣刚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05-15

十六

四月,属于蝴蝶,属于蜜蜂,嗡嗡的笑着,嗡嗡的闹着。属于北归的燕子,衔土垒巢,筑建爱的暖窝。

幼嫩的麦苗变得健壮。高挑的白杨变得浓绿。路边的花儿更加顽皮。

鱼儿也不时的跃出水面。一声声蛙鸣打破夜的沉寂。蠢笨的蟾蜍,挺着笨重的身子,摇来晃去。

四月,属于文人。

蔚蓝的天空。广袤的大地。忙忙碌碌的工地。漆黑的夜晚。繁华的都市。寂寞的乡村。五彩的霓虹灯。夜幕下的交易。

鲁迅的犀利。戴望舒的朦胧。舒婷的梦想。汪国真的柔情。小四的滑稽。陈忠实的厚重。莫言的怯懦。阎连科的冷漠。

交织着,纠结着,融化着,矛盾着。

山上寺庙中的桃花,或许正在盛开吧。

谁说春归无觅处呢?!

平山的传说。清水湾的清幽。石龙湖的沉醉。陵园的静穆。

也许,一杯浊酒,三杯两盏,也会摇曳在梦的水乡。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