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457阅读
  • 3回复

放歌响彻运河畔——“隋唐大运河放歌”创作过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朱祥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0
                                                  放歌响彻运河畔
                                       ——“隋唐大运河放歌”创作过程
                                        /朱  祥

      “苍茫茫的汴河水哟,千古向东流,曾经走过的龙舟哟,浩浩慢悠悠。冲天的号子是千古绝唱,千回百转回荡在虹乡的古渡口……”
      当闵现祥老师第一次把刚谱好的“隋唐大运河放歌”的曲子用激动的心情半沙哑地清唱给我听的时候,我也立即受他那起伏的旋律感染了,抑制不住激动之情,不由自主跟着他的调子哼唱起来。
      闵现祥老师是我县著名的作曲家,他写了很多优美动听的歌曲传唱于古老的泗州大地。在一次饭桌上,大家谈到了我县与周边省、市、县联合申请隋唐大运河世界级文化遗产的事来。闵老师很动情地说,他早就想写一首隋唐大运河的歌来,但一直苦于没有没有人写词。又问我能不能把词写出来,并且一再叮嘱我,词要写得古朴沧桑和豪气逼人,写出隋唐大运河厚重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来。
      隋唐大运河对我来说非常熟悉和亲切,它流经我们泗县境内的这一段被叫做汴河,我们家乡人都习惯称它为小汴河,可能是为了有别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县南开挖的新汴河吧。我家就住在汴河北岸,汴河之水就缓缓地在我家前面日夜向东流淌着,应该说我就是喝着汴河水长大的。儿时的我,夏天会与小伙伴们在河里游泳和钓鱼,冬天又会在结了冰的河面上溜冰,那时家家户户没有手压井和水泵,都是依靠河水来洗衣、淘菜。汴河水养育了我十八年,直到我踏上了外出求学之路。近些年来,随着我县隋唐大运河申请世界级文化遗产工作的启动,沿河两岸随处都是运河保护和申遗的宣传标语,而“汴河文化”也就应时悄然兴起,如雨后春笋,泗县的文人们纷纷拿起手中的笔,写出了大量歌颂汴河的优美文学作品来。我也写过不少关于汴河的诗词,抒发着对汴河的热爱之情和表达对申遗工作的支持。
      自小以来埋藏心底的对汴河的感情,应该是隋唐大运河歌词的灵魂,而对古诗词的娴熟,又是歌词创作的基础。但如何开头,如何发展,如何收尾,这又是歌词创作的技能,所以我又阅读了一些关于歌词创作技巧的入门文章,力争摆脱诗词化的羁绊,按照歌词创作“起点要高,发展要新,结束要精”的原则,花了大量时间反复推敲,最终写出了这首通俗的歌词来。我迫不及待地把写好的歌词通过电脑发给了闵老师,第二天闵老师就给我回了电话,非常激动地说:“我对这首歌词非常满意,拿到歌词,就立刻产生了一种创作的冲动。”闵老师的话也正是众多写曲人共有的创作特点吧,没有好的歌词,会好长时间创作不出一首满意的歌曲来,而一旦有了能激发灵感的歌词,就会迸发出创作的欲望,很快写出优秀的曲子来。闵老师历来对歌词创作态度严谨,对歌词的质量要求非常高,能得到他的首肯,我自然也非常高兴。
      随后,闵老师又邀请我到他的办公场所——县文化馆创作室,把他谱好的曲子唱给我听,并且与我详细地对歌词的局部措词作了修改,经过我俩的讨论,决定把这首歌曲定名为“隋唐大运河放歌”。
      还是让我们来看看整首歌词吧:
      苍茫茫的汴河水哟千古向东流,曾经走过的龙舟哟,浩浩慢悠悠。
      苍茫茫的汴河水千古向东流,曾经走过的龙舟哟,浩浩慢悠悠。冲天的号子是千古绝唱,千回百转回荡在虹乡的古渡口,哟嗬嗬。说书人传唱着水漫泗州,街巷里回荡着百姓忧愁,汴水河畔哟飞扬着拉魂腔啊,试问谁敢与我下扬州。
      绿葱葱的隋堤柳从春挂到秋,古往今来的故事哟,说也说不够。撒开的渔网喜获丰收,欢歌笑语陪伴着归来的渔舟,哟嗬嗬。澄清了泥沙疏通了河口,汴水上倒映着栋栋高楼,楼船古调哟记忆着辉煌啊,汴水向着日出流不休。
      苍茫茫的汴河水哟,千古向东流,归海的水哟,哟嗬咳,向着日出流不休。
      过门部分和第一段,唱出了古老虹乡与隋唐大运河的历史渊源。泗县古称泗州、虹乡,隋唐大运河的通济渠段为运河首期工程,又称汴河,全长650公里,从泗州穿城而过,它滋养了泗州大地,也孕育了很多优美的传说,隋朝炀帝开凿大运河,北起东都洛阳,南至扬州,据记载,隋炀帝南下巡游的船队浩浩悠悠,首尾相隔二百余里,气势是何等的壮观!在随后的七个世纪里,大运河一直担当着漕运、灌溉、养殖的重任,在古虹乡地界,商旅云集,船只络绎不绝,所以这才有了“冲天的号子是千古绝唱,千回百转回荡在虹乡的古渡口”之句。 隋炀帝开凿运河的客观历史意义姑且不说,但他为的是满足其荒淫无度的享乐生活当毋庸置疑,炀帝本人最后也被心腹大臣宇文化及缢死于扬州。“水漫泗州”又是一个典故,相传水母娘娘把当时还位于洪泽湖畔的泗州城沉入湖中,造成十几万百姓或葬身鱼腹,或流离失所。其实,古泗州府于康熙19年即公元1680年沉入洪泽湖中,后泗州府迁到虹乡境内的运河岸边,即今天的泗县城所在地。“拉魂腔”即名扬全国的泗州戏,其唱腔高亢质朴,有摄人魂魄之魅力,应该说汴河水滋润着泗州戏,泗州戏又反哺着汴河水。“下扬州”也有典故,在泗县境内一直流传着青年男女为追求美好爱情私奔扬州的动人传说,泗县在北,扬州在南,按北上南下之说,所以叫“下扬州”。
      第二段唱出了汴河的历史变迁,“隋堤烟柳”为古虹乡八景之一,白居易、苏东坡、秦少游等历代大诗人都写了大量的诗作对其进行了热情的讴歌,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申遗工作的开展,泗县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整治河道,河水变得清澈了,沿岸栽植了大量的柳树和常青树种,正是“绿葱葱的隋堤柳从春挂到秋”。而 “撒开的渔网喜获丰收,欢歌笑语陪伴着归来的渔舟”、“澄清了泥沙疏通了河口,汴水上倒映着栋栋高楼”,不也正是今天汴河的真实写照吗。
      这首歌曲之所以最后定为“放歌”,就是因为它内容含量很大,曲调谱得非常高,再加上闵老师谱曲时结合了淮北大地粗犷豪放的民俗唱腔,使得整首歌曲激越高亢,而又不失婉转悠扬,唱来有荡气回肠之感。无论你现在生活在泗县,抑或是做客他乡,听到这首歌,都会被它的旋律深深地打动,对家乡悠久历史文化的自豪感和热爱之情油然而生。目前,这首歌曲已经被泗城镇、宿州市、泗洪县排练演唱,我和闵现祥老师也希望这首歌曲对于我县隋唐大运河成功申请世界级文化遗产,能起到一定的宣传作用。(2013-11-30
闵现祥老师“隋唐大运河放歌”手稿





在线lg5030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11-30
欣赏! 别忘了一个叫 “周雷” 的 要他唱唱。
离线朱祥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3-11-30
回 lg50304 的帖子
lg50304:欣赏! 别忘了一个叫 “周雷” 的 要他唱唱。
 (2013-11-30 18:43) 

好的,李先生,在这方面,你是行家。最有发言权的。
离线泗州散人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3-12-10
辛勤劳动结硕果啊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